绝地求生国服开放时间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神醫 >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彷徨無措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對于單軍師的決定,張鐵森沒有任何的意見。



    他能看出單軍師是真心希望阿年能夠重新走上正途。



    于是,他沒有多說什么,把單軍師先送回武館去了。



    他甚至都沒有進武館,在門口讓單軍師下車后,直接就離開了。



    接著他就把韓雨薇也送回了家。



    在韓家坐了一會兒,跟韓雨薇聊了幾句,他也就告辭回去了。



    主要是他一心惦記吳文的那些話,所以跟韓雨薇聊天的時候也是心不在焉的。



    韓雨薇也發現張鐵森在想事情了,就不打擾他了。



    從韓家出來以后,張鐵森坐到車里就給韓雨洋以前的那個副總打了個電話。



    “是我,現在說話方便嗎?”張鐵森面無表情的拿著電話說道。



    “張總,你有什么吩咐嗎?”電話里傳來副總輕柔的聲音。



    “柳飛這段時間在干嘛?”張鐵森開口就很直接的問道。



    “他最近好像出去旅游了,而且已經有一個多月了?!備弊芑卮鵒艘瘓湟院?,又緊接著說道:“張總,你不要著急,趁他這段時間不在,我能更好的收集信息,很快就能完成任務了?!?br />


    此刻,張鐵森可沒心思去想怎么對付柳飛。



    “你確定他出去旅游了?跟誰一起去的你知道嗎?”張鐵森眉頭一皺,神情比之前嚴謹了幾分?!叭范?,旅游的事又不是秘密,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他的工作也交給別人來做了,除了重大決定,至于跟誰去的,我不是很確定,聽說是跟一個神秘女人,公司里傳言很多,我也不敢下定論?!備弊馨炎約?br />


    知道的情況如實匯報給了張鐵森。



    既然說是神秘女人,張鐵森馬上就知道是誰了,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心想“看來柳飛是帶菲姐出去旅游了,畢竟菲姐前段時間遭受了那么多大折磨,是該出去散散心?!?br />


    想到這些事情,張鐵森還挺佩服柳飛,覺得他很體貼菲姐。



    而且他也算了一下時間,一個多月前,醫院的工程也才剛剛開始,柳飛又不在,可能會設下這個圈套。



    這么一來,柳飛的嫌疑算是排除了。



    “我知道了,你繼續幫我觀察他公司里的情況,就先這樣吧?!閉盤盜艘瘓渚桶訓緇骯伊?。



    放下電話后,張鐵森仰頭望著車頂,仔細的想了想。



    他發現吳文現在好像是唯一的突破口了。



    因為只有吳文看到工頭跟開好車的神秘人接觸過。



    至于開好車的人究竟會是誰,又讓張鐵森開始頭痛了。



    “不是柳飛,那么會不會是倪浩軒呢?還有柯陽宏究竟是啥身份?是來幫我的還是來害我的?”張鐵森閉眼邊思考邊嘀咕了起來。



    一系類的問題,讓張鐵森現在的思緒有點混亂和跳躍。



    想著會不是是倪浩軒的同時,總是情不自禁的問自己,柯陽宏究竟是什么人。



    因為柯陽宏給他的感覺,絕不是一般家庭里出來的,總覺得他大有來頭,但就是發現不到什么可疑的地方。



    想了半天,張鐵森覺得自己腦袋都想疼了。



    于是,他決定先不想了,先回家等明天再說。



    畢竟剛剛才從工頭的家里出來,現在又折回去找吳文的話,他覺得這樣不太好,就調頭直接回家了。



    回到家的已經是天黑了,張鐵森隨便弄了點吃的,然后就去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張鐵森出門的時候接到了蔣夢慧的電話,說是帶著新的工頭過來,正準備開工了。



    張鐵森去工地跟蔣夢慧簡單講了一下那些由工人們提出來的意見,然后就把工地上的事情交給她來處理了。



    當然他還叫來狗子,讓狗子以后協作蔣夢慧的工作。



    因為他還要去調查真相,不想再為其他的事情分心了。



    把事情都交代完以后,張鐵森開車往工頭家去了。



    到了工頭家一看,張鐵森發現大門依舊是緊閉著。



    他才想工頭的老婆很有可能又一個在屋里默默哭泣了,心情又變得焦灼了起來。



    “大嫂,你在里面嗎?”張鐵森敲了敲門喚道。



    可是敲了好久,里面并沒有人出來應答。



    這讓張鐵森感覺有些奇怪,嘀咕了一聲,“難道是她悲傷過度暈倒了?”



    想到這個可能性,張鐵森顯得有些著急,使勁推了推門,想要破門而去了。



    “小娃娃,你要干嘛?”



    這時,身后傳來了一個很蒼老的聲音。



    張鐵森轉頭一看,發現一個老太太傴僂著腰,拄著拐杖在向他揮手。



    “老奶奶,你知不知道這家人去哪了?”張鐵森指了指大門,扯著嗓子喊道。



    老太太還以為張鐵森是什么壞人,所以才步履蹣跚的過來想要阻止張鐵森。



    張鐵森看見她走路搖搖晃晃的,擔心她跌倒了,連忙過來扶著她。



    “老……哎呀,疼疼疼?!閉盤趴詰木土疤哿?。



    老太太揪著張鐵森的耳朵,很生氣的喝道:“小娃娃,你在這里鬼鬼祟祟的想干嘛?”



    張鐵森怎么也沒想到,老太太都滿臉皺紋,牙齒都掉光了,居然還這么大的火氣。



    “老奶奶,我沒想干嘛,我就想找這家的人?!閉盤嶙拍源檔?。



    老太太看他之前想要撞門,覺得他要進屋搶東西,根本就不聽他的解釋。



    “有你這么找人的嘛?我看你就像是壞人?!崩咸喚霾蝗鍪?,還舉著拐杖去敲張鐵森的腦袋,就像敲木魚一樣。



    張鐵森無比的郁悶,心想“他娘的腿,我就找個人而已,用得著這么對我嘛?!?br />


    “老奶奶,我真不是壞人,這個是吳良德的家,我是他的朋友?!閉盤澄弈蔚乃檔?。



    聽到張鐵森報出了工頭的名字,老太太這才相信。



    “你真是小德子的朋友?”老太太松開了張鐵森,仰頭盯著張鐵森。



    張鐵森揉了揉耳朵,好聲好氣的回答道:“是真的,我是找他老婆有點事,我沒騙你?!?br />


    老太太搖搖手,拄著拐杖,邊走邊說道:“那你明天再來吧,他老婆今天回娘家了?!?br />


    張鐵森還想問什么的,可是老太太都已經走了。本來還想過來打聽線索的,但是現在都不在家了,張鐵森有點彷徨無措了。
梭哈全下英文怎么说 江苏十一选五更新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计划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 海口小姐上门按摩服务 买13458和02679技巧 黄金时时彩全能计划王网站 捕鱼机最新款 刮刮卡喷码贴标机 qq飞车动漫美女图片 全天一分赛计划 幸运飞艇稳定平台 全民赢三张 7m篮球比分 北京时时规律大全 胜负彩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