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国服开放时间 > 玄幻小說 > 我真不是劍仙 > 第五十二章 瑤瑤妹,走,哥帶你去快活!
    花獨秀頭皮又是一麻:這些酒鬼啊,快離我遠點吧!
    討厭討厭討厭!
    這一趟趕路,出一身汗本來就挺難受,你們還要掛在我身上?
    拜托,你倆加起來接近四百斤,還渾身酒臭,我……我頂不住??!
    好想回去泡澡……
    花獨秀尷尬的笑笑,這兩人畢竟是客人,花獨秀不愿失禮,只好內心默默嘆氣。
    烏日更達/賴道:“按我們軍中規矩,咱們交朋友,你得先記住我們名字咱們才能喝!”
    “這樣,我給花公子介紹一遍我這幾位兄弟!如果你能叫上來他們的名字,我們喝!叫不上來,你喝!”
    烏日更達/賴這么一說,花錢臉色一變。
    因為他知道花獨秀酒量極差,別說四碗了,一碗他也喝不下去。
    沈風也臉色大變,他現在就怕這四個老兄拿名字說事。
    就因為個破名字,沈風今晚被灌得老慘了!
    到現在他還說不清楚這四個人到底叫什么。
    烏什么更賴,賴你妹??!
    唉。
    烏日更達/賴嘻嘻哈哈,甚是得意,就好像花獨秀已經被他灌到桌子底下去了一樣。
    花獨秀看眾人表情,暗道:這有什么難的?
    你們在擔心什么?
    有人要套路我?
    烏日更達/賴說:“怎么樣,我們這四個大老粗朋友,你交,還是不交?”
    花獨秀笑道:“交啊,自然是交,老兄,那你快介紹你們四個名字吧!”
    我交你個頭??!
    本少爺最煩酒鬼,我真恨不得一碗酒澆你頭上!
    讓你交!
    烏日更達/賴哈哈一笑:“花少爺,你聽好了!我叫‘烏日更達/賴’,這位兄弟叫‘哈斯額爾敦’,這位叫‘阿拉坦烏拉’,這位叫‘奧敦格日勒’,記住了嗎?”
    阿拉坦烏拉大笑:“記不住吧?哈哈,喝吧!”
    走起吧,四個!
    兄dei!
    哈哈哈哈!
    花獨秀奇道:“這有什么難的?”
    所有人一愣。
    場面剎那一靜。
    花獨秀聲音清朗道:“你叫‘烏日更達/賴’,這位叫‘哈斯額爾敦’,這位叫‘阿拉坦烏拉’,這位叫‘奧敦格日勒’,沒錯吧?”
    所有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嘴角冒著酒泡的沈風。
    不但名字一個字不錯,連人都對的上號。
    好記性啊,大侄子?
    花獨秀撓撓腦袋:“現在什么情況,該誰喝酒了?我喝不喝?”
    沈風滿臉淚痕,肥厚的大手拍拍花獨秀肩膀:“秀兒,你不用喝!”
    “他們四個喝!”
    沈風真恨不得哈哈大笑一陣,但考慮到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他忍住了。
    喜怒不形于色嘛。
    老子在心里狂笑就是了。
    哈哈哈哈哈嗝。
    烏日更達/賴跟其他幾人對視一眼,都有些訝異。
    即便是在蛇谷,要一口氣記住四個人的名字也不容易,更不要說在困魔谷這種取名字極簡短的地方。
    花獨秀不但記全四人的名字,而且全都對的上號,分毫不差。
    烏日更達/賴立刻端起海碗,高興道:“花公子真是好聰明的腦袋!兄弟,我干了!”
    他把海碗里美酒一飲而盡,忍不住打了個飽嗝。
    花獨秀帥臉要綠了。
    尼瑪,大哥,你打嗝別沖著我臉打???
    我這嬌嫩的皮膚,哪里經得起你這般生化毒氣摧殘?
    汗毛都立起來然后打卷了好不好!
    四位將軍各飲滿滿一碗酒,都有些坐不住。
    饒是他們酒量極好,這么個喝法,也要倒。
    不過話又說回來,酒壯英雄膽,烏日更達/賴是想灌花獨秀幾碗酒的,現在灌人不成反被灌,他肯定不能答應。
    這事,還沒完。
    烏日更達/賴瞪著牛眼說:“花公子!烏日更達/賴是我的名字,我的姓氏是‘莫勒特圖’,我叫‘莫勒特圖烏日更達/賴’,他姓‘富格日特’,叫‘富格日特哈斯額爾敦’,這位兄弟姓‘孛兒只斤’,叫‘孛兒只斤阿拉坦烏拉’,最后這位兄弟姓‘蒙兀室韋’,名叫‘蒙兀室韋奧敦格日勒’!”
    烏日更達/賴說罷,喘了幾口氣,咬牙道:“只要你能叫出我們四人姓名,我們每人再干一碗,交你這個朋友!你要是叫不上來,對不起,那你干四個!”
    花錢和沈風都傻了。
    你想讓花少爺喝酒你直說就是了,鬧吶?
    這不是欺負人嘛?
    花獨秀撓撓頭,看向彭路道:“路總管,蛇谷的規矩真是這樣???”
    彭路壞笑道:“沒錯!就是這樣!如假包換!”
    姓花的小子,讓你嘚瑟!
    這就叫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
    今天灌倒你,給你個教訓!
    彭瑤瑤一臉無語。
    彭路倒是沒有瞎說,在蛇谷,確實有這規矩。
    花獨秀點點頭:“那好吧?!?br />    眾人一愣。
    那好吧?
    什么那好吧?
    你是打算認輸喝酒了?
    抓緊抓緊,服務員,酒壇子伺候??!
    準備連倒四碗??!
    打滿啊,喝干啊,不許養魚的??!
    花獨秀看眾人各懷鬼胎的看著他,清清嗓子,依次抱拳對四位武將道:
    “你叫‘莫勒特圖烏日更達/賴’,你叫‘富格日特哈斯額爾敦’,你叫‘孛兒只斤阿拉坦烏拉’,最后這位兄弟名叫‘蒙兀室韋奧敦格日勒’,沒錯吧?”
    這下輪到烏日更達/賴等人臉綠了。
    侍女不著痕跡的給幾位大漢碗里添滿了酒。
    添的滿滿的,手稍微一抖就會灑出來那種。
    哼,讓你們欺負我家少爺,喝死你們!
    該!
    花獨秀問:“這次該誰喝?我用喝嗎?”
    烏日更達/賴顫聲道:“不,不用,這次,這次還是我們四個喝!”
    烏日更達/賴端起海碗,默默看著碗里清瑩照人的美酒。
    他愛酒,嗜酒,但這么個喝法,誰受得了???
    來之前,哈丹巴特爾專門交代,好好灌花獨秀一頓,讓他知道點總督府的威嚴和厲害。
    彭路也使了眼色。
    尼瑪,結果現在是誰灌誰???
    開始想鎮住場子,要求換大碗,誰知道花家的碗大到這種程度?
    等等!
    什么叫海碗?
    盛米飯的那種小碗你家沒有嗎?
    為什么要換上……海碗?
    同樣是碗,憑什么你家的碗就這么大?
    這不是坑人么!
    烏日更達/賴的心,在流淚。
    但他畢竟是軍人,而且武功高強,內力深厚,這點酒,咬咬牙,喝也就喝了!
    烏日更達/賴大口一張,脖子一仰,咕咚咕咚干了這碗酒!
    另三人也咬牙喝下。
    烏日更達/賴在那一瞬間,眼神都有些渙散。
    被肚子里的酒氣沖的。
    但他立刻凝聚內力,壓制住這股酒氣。
    不讓它亂竄,尤其是不能從嘴里倒噴出來。
    若是現場出酒,總督府的臉可就被他丟干凈了。
    那么問題來了。
    現在咋整,認輸嗎?
    不存在的。
    老話怎么說來著,士可殺,不可辱,狹路相逢勇者勝!
    烏日更達/賴深吸一口氣,又說道:“花公子!我們蛇谷的規矩……”
    “等一下!”
    哈斯額爾敦扛不住了,打斷烏日更達/賴。
    “烏日更,我……我先出去下,你慢慢講!”
    烏日更達/賴罵道:“沒出息的二貨!”
    哈斯額爾敦懶得計較,馬上就要風起云涌了,他趕緊推門而出。
    烏日更達/賴還想找回場子。
    要找你找吧,我是不行了……
    花獨秀奇怪問:“老兄,你們還有什么規矩嘛?”
    烏日更達/賴道:“有,有的!”
    “我們部落人的名字,都有很美的寓意!現在我把包括哈丹的名字和寓意都說一遍,你若是還能記得??!”
    花獨秀笑道:“你再干一碗?”
    烏日更達/賴一拍桌子,腦門青筋暴露:“對!我們幾個還干!”
    話音剛落,奧敦格日勒也頂不住了,起身道:“烏日更,我,我也出去下!你講你的!不用等我!”
    烏日更達/賴怒道:“快滾蛋!沒用的家伙!”
    他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們的大哥,哈丹巴特爾,他的名字寓意是剛毅英雄!我的名字,莫勒特圖烏日更達/賴,意思是遼闊海洋!富格日特哈斯額爾敦,意思是美麗的寶玉!孛兒只斤阿拉坦烏拉,意思是一座金山!剛才跑掉那位,蒙兀室韋奧敦格日勒,名字意思是滿天星光!”
    “花公子,我就不信這樣你都能記得??!”
    花獨秀嘆口氣。
    大兄弟,你腦袋笨,可不代表別人腦袋也笨???
    沒錯,這些名字和寓意,聽起來確實很難記。
    但若是了解蛇谷這個部落起名字的特點,想記也沒什么難的。
    巧了,花獨秀聽聞彭總督從蛇谷而來,而且座下五大首領全都來自同一個部落,頗為奇異,他曾專門研究過這個部落的一些特點。
    為的不是要接近彭總督,或者是想搞什么花樣。
    純粹是花少爺閑的自找樂子而已。
    所以,花獨秀對烏日更達/賴等人的名字和寓意,早就有所理解,而且很好記。
    在烏日更看來,最有挑戰性的這些,反而是花獨秀最熟悉的。
    甚至都不用臨時費腦子刻意去記。
    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下,花獨秀再次絲毫不差的把五人姓名及寓意敘述一遍。
    侍女再次給烏日更達/賴倒滿酒。
    仍舊是滿滿一碗。
    滿到再多一滴就會溢出來那種。
    烏日更達/賴要哭了:小姑娘,你是心疼我喝不飽還是咋地?
    到這么滿做什么!
    萬一我手抖,灑桌子上不是浪費么!
    買酒不用錢的么!
    敗家玩意兒!
    烏日更達/賴緩緩端起這碗酒,嘴角都在抖動。
    花獨秀道:“老兄,讓你連干三碗,怪不好意思的,我就陪一口,隨大伙一齊喝一個,怎么樣?”
    彭路趕緊說:“對對,咱們一起喝一個!來!”
    烏日更達/賴還有什么好說的?
    他眼睛一閉,大嘴一張,咕咚咚吞下了這碗美酒!
    眾人全都干了一碗,唯獨花獨秀淺淺抿了一口。
    說好的陪一口的啊,我真的就陪一口。
    我可不干???
    說話算數的???
    烏日更達/賴放下空碗,看了花獨秀仍舊滿滿的海碗一眼。
    我去,真的就陪一口???
    你咋說話這么算數呢,你可是主人??!我是客人???
    我干了,你真的就陪一小口?
    烏日更達/賴一時情緒變化,忽然感覺腹內酒氣亂竄,有些壓制不住,臉色大變。
    “我……我先出去!”
    烏日更達/賴和另一武將趕忙撤席,搶出門外……
    沈風臉色也不太好,干了這一碗,他的極限已經一再突破了。
    呵呵,今天又創造了新的極限。
    而且無關人員已經立場,他雖醉,腦子卻清醒的很。
    “錢哥,我……我先撤,不行了!”
    沈風兜著肚子離開酒席。
    此時,包廂里只?;ㄇ?,花獨秀,彭路,彭瑤瑤四人。
    花錢客氣問:“路總管,您喝好了嗎?”
    彭路摸摸肚子:“花掌柜,酒足飯飽,實在喝不下了?!?br />    花錢道:“路總管,瑤瑤小姐,那咱們移步別廳,喝點茶水吧?!?br />    “好,悉聽花掌柜安排?!?br />    眾人離席,花獨秀松了口氣。
    雖然他肚子有些餓,還沒吃口菜,不過這滿屋的酒氣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花錢和彭路在前面走著閑聊,花獨秀和彭瑤瑤在后面跟著。
    彭瑤瑤笑問:“你不餓么?”
    花獨秀翻翻白眼:“餓啊,你身上有什么能吃的嗎?我墊墊肚子?!?br />    彭瑤瑤臉色一紅。
    花公子說話向來鬼神難測,千奇百怪,彭瑤瑤已經習慣了。
    “那要不咱倆出去走走吧,我陪你吃點宵夜,其他事讓路叔跟花掌柜談便可?!?br />    花獨秀大喜,他最不喜歡的就是一板正經的談生意,總督府到底想跟花家怎么合作,他一點都不關心。
    反正彭路已經來了,討價還價的事,交給老爹去做正好。
    花獨秀立刻喊:“爹!路總管!我跟瑤瑤出去逛逛,你倆慢慢談!”
    花錢回頭,皺眉道:“大晚上的,你要帶瑤瑤小姐去哪???別亂來???”
    花錢本意是好的,結果這話彭瑤瑤聽到耳朵里,臉又紅了。
    花家上上下下,說話怎么都這么不經大腦??!
    煩不煩人??!
    老是讓人臉紅心跳,對人家面部毛細血管健康也不好??!
    花獨秀擺擺手:“放心吧放心吧,我這么老實本分又規矩的人,能帶瑤瑤去哪?肯定是去好玩又刺激的地方,你們別操心了?!?br />    彭瑤瑤又一窒:好玩又刺激……
    花錢無語的搖搖頭,對彭路苦笑道:“犬子頑劣,犬子頑劣啊……”
    彭路只得賠笑幾聲。
    打過招呼,花獨秀帶著彭瑤瑤偷偷摸摸從后門離開花氏別院。
    彭瑤瑤奇問:“你要帶我去哪呀?”
    花獨秀神秘兮兮道:“我這兩天在北城發現一個特別好的地方!既然咱們都這么熟了,我決定帶你去瀟灑放松一下!”
3d近3000走势图 吉林微乐棋牌下载安装 3d试机号最新对应码表 下载宁夏十一选五 江苏时时组三的几率 华东六省十五选5走势 幸运飞艇杀码计划下载 广东时时外围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 广西体彩中心地址 2014最热门棋牌游戏 时时彩怎么算下期双胆 重庆时时彩软件破解版 永远输不了本金的投注法 秒速时时7码计划 三分时时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