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荒龍帝有些惱怒,對那名老者喝道:“他的神宇金石在哪里,關你屁事?”

    其他人都不敢說話,因為他們可不想和仙荒龍帝為敵,也不想和秦云為敵。

    秦云得到多數奇紋界的老輩認可,而他的行事風格,也很令人深刻。

    “創天城想要我的神宇金石?”秦云很淡定,走過去扶著發怒的仙荒龍帝,讓他們坐下來。

    “不錯,奇紋殿的殿主是這么和我說的!創天城很需要神宇金石!特別是你手里那個很大的神宇金石!”那老者說道:“秦云,你如果將那個神宇金石交出來,對你也有好處的!”

    秦云坐下來之后,淡淡笑道:“你們誤會了,我手里的神宇金石并不大,沒有你們想象中那么大!”

    “不管大不大,只要是神宇金石,對創天城就有用,你交出來,創天城也會給你不錯的報酬!”那名老者很想促成這筆交易,因為這能讓他得到奇紋殿的殿主賞識。

    “什么報酬?”秦云說道。

    “讓你留在創天城,你來到云龍山脈不容易,而且你與天逆宗為敵,天逆宗此時和聯盟軍、魔仙大帝、仙荒大帝他們在一起,他們遲早會找到你的!”那名老者說道。

    “你是讓我和創天城的奇紋殿交易,還是和創天神宮或者是九陽神殿交易?”秦云看了看仙荒龍帝,說道:“奇紋殿能代表整個創天城嗎?”

    “當然不能,創天城最大還是創天神宮!”仙荒龍帝答道:“你如果真的要做交易,和創天神宮交換吧,我來牽頭!”

    仙荒龍帝可不傻,已經知道秦云的用意。

    秦云能拿出九粒神宇金石給他龍族,意味著手里還有其他神宇金石,只要再拿出一粒交給創天神宮,就能留在創天城,把創天城的幾個勢力都打發了。

    秦云就是這么打算的,這也是他被那些老者看見之后,忽然想到的脫身之計。

    他在那個箱子里面,見過比較大的神宇金石,比常規米粒大的要大不少。

    無論對于誰來說,那都是很大的一個的神宇金石。

    反正他現在有很多神宇金石,給一粒出去也沒什么。而且他也不是白給,他要和創天神宮談談條件,換取一些有用的東西。

    那名高家的老者,臉色有些難看,哼了一聲,離開了這個大廳。

    仙荒龍帝呵呵一笑,看向其他老者,問道:“各位奇紋師朋友,你們來找我,到底有何事?”

    “是這樣的,我們想來問問你們龍族,有沒有比較完整的龍圖騰……我們需要九種完整的龍圖騰!”一名老者說道。

    “唉,我龍族手里只有四種龍圖騰,火龍、水龍、木龍、黃龍!”赤陽龍母嘆道。

    “木龍和黃龍,并不屬于九龍之一??!沒想到,你們仙荒龍族,也那么缺乏龍圖騰!”那名老者嘆道。

    這些老奇紋師,都連忙起身,拱手告辭。

    “各位既然來了,總不能空手而歸吧?”仙荒龍帝笑了笑道:“我們都是同一陣營的,雖然我手里的龍圖騰不全,但怎么說也是龍圖騰!”

    說著,他拿出四張獸皮,遞給這些奇紋師。

    “多謝龍大帝了……這些龍圖騰,我們都有!”一名老者,連忙感激道。

    仙荒龍帝和赤陽龍母也只能表示遺憾,然后將他們送出去。

    等他們離開之后,仙荒龍帝將那些獸皮收起來。

    “前輩,你們應該有齊全的九龍圖騰吧?”秦云說道。

    “我們當然有!但這些家伙不老實,一個個都沒說要龍圖騰干什么!而且,他們一起來,肯定是那奇紋殿讓他們來的!”仙荒龍帝哼了一聲。

    秦云坐下之后,笑道:“你要送給他們的龍圖騰,都是爛大街的吧?”

    赤陽龍母搖頭笑道:“小浮云,火龍和水龍圖騰,可不是爛大街的,別看不起龍圖騰!”

    “小浮云可是連龍天紋都能弄出來,自然看不上龍圖騰!”仙荒龍帝哈哈笑道。

    赤陽龍母忽然正色道:“小浮云,你真的打算將神宇金石給創天神宮嗎?”

    “是的!暗夜公主被創天神宮的一名老者帶走了,我想見暗夜公主一面!”秦云說道:“我在創天城里,遲早也會被認出來,還是早點擺平這件事好!”

    “創天神宮的人比較好說話,你將神宇金石給他們,他們也不會虧待你!”仙荒龍帝說道。

    “我擔心他們惦記我的陽魂!”秦云苦笑道:“我手里的好東西太多了,總有點什么會被他們惦記上的吧?”

    “這個你放心,陽魂并不是必須的!再說了,你手里的陽魂都是死陽魂,他們要來有屁用!”仙荒龍帝說道:“走,我這就帶你去找創天神宮的人!”

    “或許,我有辦法讓他們過來!”秦云笑了笑道:“我直接將神宇金石拿出來,怎么樣?”

    “可以??!這樣就不用我們跑過去了!”仙荒龍帝微笑道:“我們所在的地方是創天神宮的地盤,肯定是他們來得最快!”

    秦云拿出躍天梭,他進入躍天梭里面,放出九龍天源陣,才打開那個箱子,從里面挑選一粒五倍米粒大小的神宇金石。

    然后他再進入一個三重空間,將神宇金石放出來。

    在三重空間之內,神宇金石釋放出來的波動很強烈。

    不僅僅創天城能感應到,整個云龍山脈,就連仙荒、圣荒神荒都能感應到的!

    秦云將那粒神宇金石,裝在一個有空間結界的盒子,然后從躍天梭出來。

    他收起躍天梭,來到廳中,就看見一名身穿藍色華貴錦衣的老者,坐在廳里喝茶,和仙荒龍帝有說有笑。

    創天神宮的人,比秦云預料中來得還快!

    “這位想必就奇紋門的秦掌教,是吧?”那名老者見到秦云之后,放下茶杯,面帶溫和的笑容站起來,對秦云說道。

    “在下正是!”秦云拱了拱手后,自嘲一笑:“我不再是奇紋門的掌教了,我的奇紋門已經完蛋了!”

    “什么?我可是聽說,你奇紋門那座奇紋神山很厲害的!”那老者吃驚道。

    仙荒龍帝說道:“小浮云,這位是創天神宮的司徒長老!”

    司徒長老追問道:“秦小哥,你的奇紋門難道被天逆宗滅了?”

    司徒長老已經從仙荒龍帝那里得知,秦云要交出自己的神宇金石。

    “區區天逆宗,還無法將我的奇紋門滅掉!是神宇邪龍!”秦云眉頭一皺,悲嘆一聲:“我的奇紋門,被那渾身腐肉的家伙滅掉了!”

    司徒長老本來滿臉微笑的,聽見秦云說起神宇邪龍,臉色驟變,沉聲道:“秦小哥,你近距離見過神宇邪龍?”

    秦云點頭道:“我恨死那個混蛋了!”

    “你能逃走,實屬不易啊,果然很有本事!”司徒長老臉色凝重,坐了下來,說道:“神宇邪龍比我們預料中要強!我們還以為神宇邪龍只剩下骨頭了,居然還很有許多爛肉!”

    秦云說道:“司徒長老……神宇邪龍知道我手里有神宇金石!他不會放過我的,而且我還有一群仇家,他們也在云龍山脈……”

    司徒長老擺了擺手,說道:“你放心,那些家伙無法進入創天城,神宇邪龍也不敢靠近的!”

    “神宇金石很珍貴,如果只是換取一個安身之所,對我來說太虧了!”秦云說道。

    “我得看看你的神宇金石有多大!看過貨,再議價也不遲!”司徒長老微微一笑,說道:“秦小哥,你放心,我們創天神宮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秦云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司徒長老,說道:“沒謠傳中那么大,司徒長老可別失望!對了,不能直接打開,會跑掉的!”

    司徒長老說道:“我們對神宇金石也算比較了解,跑不了的!”

    他拿出一張符,控制那張符懸在空中,打下一道白光照在那個盒子上面。

    隨后,他緩緩打開盒子。

    盒子打開之后,沒有爆發強光,顯然是被那張符給壓制住了。

    秦云也嘖嘖稱奇,這創天神宮果然很有門道。

    司徒長老打開小盒子,見到那粒神宇金石,臉上的笑容也很燦爛,笑道:“不錯不錯,足夠大,足夠大!”

    “謠傳說,我的神宇金石有人頭那么大的!”秦云搖頭一笑。

    “了解神宇金石的話,都知道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像這粒那么大的神宇金石,已經算是百萬年難得一見的!”司徒長老說道:“能有那么大,我都很意外了!”

    秦云笑了笑,他真正的那個神宇金石,塊頭肯定能大得讓司徒長老懷疑人生。。

    司徒長老合上蓋子后,還給秦云,表明他并不會強行將之占為己有。

    “秦小哥,你要些什么?這神宇金石很貴重,我們必須得好好的談談如何交換!”司徒長老很認真的道。

    “我想快點變得強,然后我要知道關于云龍山脈的秘密!還有就是,我要學習一些道衍奇紋!”秦云說道:“這座城的道衍奇紋很不錯!”

    “還有呢?”司徒長老問道。

    秦云笑了笑道:“我并不知道你們創天神宮有什么,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向你們獅子大開口才好!司徒長老能否給點建議?”
福彩双色球红球中三个 幸运赛车投注技巧大全 赛车pk官方网 快乐时时彩正规吗 双色南方双彩网走势图2 竞彩足球胜平负玩法 cba选秀时间 冰上曲棍球算加时 福利彩票18选7走势图 云南时时网 北京赛车直播网站 全民牛牛下载 mm美女图片阴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30选五走势图 开心十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