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国服开放时间 > 玄幻小說 > 玲瓏水世界 > 第117章 炎寒二洞(五)
    洞外穿來于東離的呼喊:“江浩,還有一個時辰就是午時,你怎么樣?”

    江浩穩住心神,高聲答道:“于長老,我沒事,我很有信心?!?br />
    聲音沉穩有力,中氣十足,這讓于東離心中大定,他大聲說道:“好!小心應對,莫要再分心?!?br />
    說完,轉頭狠狠的瞪了嚴瀚昌一眼。

    嚴瀚昌頗為無奈,裝作沒看見,心里卻很不平靜。他自然聽得出來江浩聲音中的底氣,這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不對啊,昨天垂死般嘶啞的聲音,怎么會變得如此有力?是確實恢復的極好?還是故意積攢實力喊了一嗓子?

    江浩沒再言語,繼續運轉經脈,吞噬經脈和體內各處已經比較微弱的靈氣。

    不過,只持續了半個時辰,洞內的炙熱就越來越重,他不得不停下了吞噬的動作,開始抵抗洶涌的熱浪。

    他照例嘗試了一下不動用修為,只憑身體抵抗,炙烤的感覺瞬間清晰傳來,身上馬上出了一層汗,不過,和昨天同一時刻相比,好像……能接受。

    好奇怪啊,難道我真的變強了?

    而且不單單經脈之力變強,身體也變強了?

    算了,暫時不管這些,保命要緊。

    江浩甩開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全神貫注,繼續用身體硬抗熱浪。

    好像真的……扛得住啊,雖然全身冒汗,很是狼狽,炙烤的感覺也很清晰,但是所有的炙熱都附著在肌膚上,肌膚之下的血肉骨骼和臟腑,一切安好,只是溫熱而已。

    江浩信心大增,他覺得,今天就算午時以后,自己也能僅憑肉體硬抗一陣子,然后徐徐的動用體內靈氣,這樣一來,等到自己動用五成靈氣,珠子出來搗亂的時候,午時就能過去大半,剩下的時間,珠子就算繼續折騰,自己也能扛得住。

    他預測的不錯,果然,單憑肉體之力,他扛到了午時初刻結束,這個時候身體內外都炙熱無比,他才動用了兩成的經脈之力,繼續對抗熱浪。

    他沒預料到的是,他剛催發經脈,珠子就出現了,立刻開始吐出渾厚的靈氣吞噬經脈之內并不多的熱量,然后渾厚的靈氣就轉變成了稀薄的白霧。

    江浩瞬間就懵了,緊接著是驚恐,然后是憤怒!

    混蛋啊,這個殺千刀的珠子,為什么這么火急火燎的出來?滾回去??!

    珠子當然滾不回去,它似乎很享受也很歡快,優哉游哉的吐出靈氣,吞噬熱量,轉化成白霧。

    江浩束手無策,因為,他再一次喪失了身體的控制權,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珠子折騰。

    不過,他倒是發現,珠子應付起來,好像比自己昨天前半段要游刃有余,那些深入經脈中的熱量被吞噬之后,經脈中暫時沒有出現燥熱的感覺,只是溫熱而已。

    溫熱持續了大約一刻,經脈內緩緩變得燥熱起來。珠子好像更興奮了,控制著江浩的身體離地漂浮,來到洞內最深處,同時吐出更加濃厚的靈氣,繼續吞噬熱力,轉化成白霧。

    一切又和昨天一樣,經脈之內先是白霧彌漫,然后厚重,然后混沌,再然后經脈脹痛,進而劇痛,進而深入神魂的刺痛,經脈……又破了!

    靈氣通過脹破的經脈快速進入身體,用了極短的時間,江浩第二次變成了一個充滿了氣的大圓球,全身彌漫著無邊的劇痛,無奈而驚恐的漂浮在山洞頂部。

    全部的驚恐只來源于一個問題:今天吸收的熱量更多,會不會脹破身體?

    時間緩緩游走,江浩無比煎熬,只盼著午時早一點過去,洞內的熱力能開始消減。

    午時當然不會那么快過去,江浩卻發現,自己的胳膊腿比昨天更粗了,身體也脹得比昨天更大更圓了。那種被牽扯拉伸的劇痛無處不在,自己好像隨時都會炸裂。

    終于,他清晰感到了洞壁的溫度在降低,午時過去了,珠子卻像個饞嘴的家伙,繼續貪婪的吸收著滾滾的熱力。

    江浩只能繼續等,等到熱力更加消減,等到自己的身體降到地面,等到宛如珠子吃飽喝足,悄無聲息的離開,等到于長老在洞外高呼,等到全身酥麻,恢復對身體的掌控。

    剩下的流程殘忍而熟悉。

    催發經脈,調動少量靈氣探查經脈破損,然后調動大量靈氣浸潤包裹滋養,待經脈修復的七七八八了,勉強爬起,走到五彩屏障之前,盤膝坐好,回應于長老的呼喊。

    “于長老,我沒事,我療傷了?!苯迫縭撬檔?。

    于東離狂喜不已,如果昨天的喜悅是十分,今天就是十二分的、簡直超越神魂的狂喜!

    哈哈,這小子竟然真的撐過了第二天??!這簡直是……奇跡!而且,他今天回應的時間,比昨天整整提前了半個時辰??!

    這是不是說,他已經掌握了某種心得,明天的考驗,他照樣會順利通過,而且回應的時間會再次提前!

    哈哈,江浩,好小子啊,不枉我教你一??!

    “好,你好好調養?!庇詼氪笊檔?。

    隨即,他放出了報平安的丹丸,一聲脆響之后,一團紅云第二次在空中高懸著。

    甘泉宮等候的眾人沸騰了,誰都能覺察到,今天的紅云比昨天早了半個時辰,誰都明白,這提前的半個時辰,意味著什么。

    原本是以為會延后的,甚至做好了沒有紅云的準備。

    ……

    江浩依然艱難的忙碌著,好在他知道該做什么,雖然全身都在痛,但是按部就班的做就好了,而且進程和效果如何,他心里也一清二楚。

    催發經脈至所有的細枝末節,一邊煉化體內濃厚的白霧,一邊緩緩抽取體內各處充盈著的靈氣。

    時間緩緩流淌,經脈內的白霧一點點減少,慢慢變得稀??;

    體內各處的靈氣也一點點減少,身體緩緩恢復正常,超過百次的靈氣聚散之間,那些臟腑骨骼血肉肌膚被滋養的更加堅韌,更加蓬勃有力。

    ……

    一夜很快過去,天光大亮之時,江浩緩緩的睜開了眼。

    此刻,他覺得神清氣爽,頭腦清明,經脈奔騰,渾身都充滿了力量。稍稍探查一番,他滿意的發現,經脈中的白霧一點也沒有了,體內那些靈氣也完全消失。

    至于為什么會有這樣的進步,他心中也很是清楚。

    第一天午時之后,他用了太多的時間來試探,用于調養的時間就少了很多。

    而第二天,在掌控身體之后,毫不耽擱,馬上按部就班修補經脈、轉化白霧和吸收體內靈氣,時間和精力上的投入大大增強,所以,一切就順暢了很多。

    只是這種順暢,實在太過痛苦了。

    不過,江浩能清晰的感覺到,無論是體力、經脈還是神魂,都在這兩天的考驗之下,淬煉的更加強大,更加有力了。

    而且,他也清楚的知道,今天午時的考驗,自己還能順利通過,或許掌控身體的時間還能稍稍提前。

    這么算下來,自己好像還真是因禍得福了。

    想到這里,江浩不由搖搖頭,哪有什么因禍得福,不過是拼死掙命,九死一生。

    那些把自己置于死地的混蛋們,其本心險惡黑暗,絕對不可原諒,有朝一日,定要他們付出代價!

    這么想著,江浩輕咳一聲,大聲喊道:“于長老,你在嗎?”

    洞外的于東離渾身一激靈,趕緊道:“在在在,江浩,你怎么樣?”

    “我很好,于長老,僅剩一日了,你放心,我能挺過去?!苯瞥遼檔?。

    “好好好,我放心,你莫要說話了,好好調息,沉著應對?!?br />
    “遵命?!苯撲低?,繼續調息。

    于東離笑呵呵的跳了起來,來到嚴瀚昌身邊,低頭問道:“姓嚴的,是不是更失望了?”

    嚴瀚昌淡淡說道:“我只管懲戒,能否過關,各憑本事?!?br />
    于東離點點頭:“是啊,各憑本事。姓嚴的,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江浩平安無事,你會怎樣?如果江浩殞身,你又會怎樣?老狗,好好想想吧?!?br />
    說完,于東離轉身離開,再次緊挨著洞口,盤膝坐下。

    此刻已是辰時初刻,九炎洞之內一片溫熱,江浩凝神端坐,安靜的等待著時間流逝,等待著午時來臨。

    午時緩緩而至,一切都是第二日的翻版,一切都像固定了流程一般,殘酷而流暢的推進著。

    珠子出現,奪取身體控制權,進入洞穴深處,吞噬熱力,釋放白霧,漸漸濃厚,撐破江浩的經脈,再把江浩撐成一個大大的圓球,飄蕩在洞頂;

    午時過去,熱力消散,江浩落地,珠子隱身,修復滋養經脈。

    一個半時辰后,江浩返回五彩屏障之前,朗聲通報平安,時間比昨日再次提前了半個時辰。

    丹丸升空,紅云騰起,甘泉宮之內,歡聲雷動。

    隨即于東離和嚴瀚昌進入洞內,前者急于探望,后者是打算撤去五彩屏障。

    進洞拐個小彎,倆人俱是一驚!

    五彩屏障之后,那一大團隱隱約約白乎乎圓滾滾的東西……是什么?

    怪物嗎?

    江浩呢?被這個白色的怪物吃了嗎?
排列三下期预测字谜 真人街机捕鱼大圣捕鱼破解版 竞彩任选九场中奖规则 北京赛链接 四川时时地址 我要下载山东老十一选五 北京时时助赢软件 河北省十一选5开奖结果 赛车大小公式 老时时012路杀号 2o迭5的开结果 河北时时怎么玩 168时时彩开奖网站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的 什么是让胜让平让负 广东时时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