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国服开放时间 > 歷史小說 > 唐梟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化干戈!
    岳峰受了一通拳打腳踢,尤見對手們不退,當即他冷笑一聲,道:“各位,某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讓你們三分,倘若再不知進退,岳某可不客氣了!”

    太平公主本來有些猶豫,因為岳峰不反抗,她心中泛起了那么一絲不忍,現在聽岳峰這么說,她大聲道:“還能叫板呢,你們還不往死里打?”

    一幫跟班隨從大感面上無光,一時更是激昂用力了,岳峰冷哼一聲,從丹田中吼出一聲:“??!”這一聲吼,如同驚雷乍現,強大的力量從丹田爆發出來,兩名按住他手臂的隨從只覺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從岳峰的手上傳遞過來,他們根本無法抵抗,直接被彈飛。

    岳峰騰出了雙手,面對砸過來的拳頭,他以拳對拳,拳頭在空中對壘,只聽到幾聲慘叫,幾名好勇斗狠的家伙便吃了大虧。

    岳峰何許人也,他本來就是難得的高手,后來又得了太原王家的傳承,日日苦修苦練,其修為已經登堂入室了,面對這幫潑皮組成的打手,他還不是輕松應對?

    這也是姚鈞刻意用心了,他挑選的這幫能打的家丁,一個個看上去都兇神惡煞,其實全是外強中干之徒,真正的高手他哪里敢讓公主帶出來?

    這不,這幫好勇斗狠的家伙本以為岳峰是軟柿子,現在岳峰突然爆發了,他們被岳峰一通反擊,打得哭爹喊娘,那些奸詐狡猾之徒心知不知岳峰的對手,當即也都裝成了受傷的模樣,紛紛撕心裂肺的狂喊,而后滾到了地上。

    岳峰面對這幫人如同虎入羊群,一通拳打腳踢,便把他們全都解決,打完收工了。太平公主帶著這四五十號人氣勢洶洶而來,本來她很有底氣呢,現在岳峰一通反擊便全部解決了,她直愣愣的盯著岳峰,一時都懵了。

    旋即,她大感臉上無光,沖著隨從們狂吼:“你們給我打啊,往死你給我打啊,怎么回事?怎么這么不禁打,你們不打,回頭我統統讓你們去死!”

    太平公主放了狠話,幾個隨從又哼哼唧唧的從地上爬起來,岳峰上去一人幾腳全部踢飛,其他的人哪里還敢來?一個個紛紛的倒在地上裝死去了。

    岳峰哈哈一笑,道:“公主殿下,真要打你自己過來打,我保證不還手!”

    太平公主將手中的折扇扔掉,大叫道:“你以為我不敢么?”她說完,竟然真沖了上來,對著岳峰又是拳打又是腳踢,岳峰果然不還手。

    只是太平公主雖然頗有些力氣,大抵屬于女子運動健將一級的水準,倘若岳峰只是以前的小身板可能扛不住,但是現在他擁有傳承在身,內功運轉,渾身如鐵似鋼,太平公主的這幫拳打腳踢雖然生猛,但是哪里能傷及到岳峰分毫?

    反而太平公主自己打了一陣,感覺手疼腳疼,她心中本來是一肚子氣,一肚子火,現在拳打腳踢一番,也充分得到了釋放,拳腳的力氣也漸漸變小了。

    只是剛才用力過猛的后遺癥還是凸顯了出來,尤其是手上疼得厲害,她瞧著岳峰,想著自己所受到了種種委屈,各種情緒從心底涌上來,竟然“哇”一聲,竟然又鳴鳴的哭了起來。

    她這一哭不要緊,她的一幫隨從潑皮卻看出來了,他們要對付的這家伙可不是什么公主府的敵人呢,瞧公主那模樣,兩人分明關系緊密得很。

    這幫家丁潑皮中不乏有喜歡蹴鞠者,他們已經認出岳峰的身份,當即更是知道岳峰和公主之間的微妙關系,這幫家伙欺軟怕硬,關鍵時候用他們是指望不上,但是他們的眼力和機靈勁兒那絕對不同凡俗,他們眼見岳峰和公主又打又哭又鬧,這哪里是仇人打架,分明是……

    一時他們紛紛瞧瞧撤退,岳峰的小院兒里面,一會兒功夫就只剩太平公主和岳峰兩人了。

    太平公主哭了一番,抬頭看岳峰心中又生恨意,忍不住沖上去想再打岳峰幾拳,可是一拳打上去,岳峰毫無感覺,她卻疼得嗷嗷只叫。

    岳峰見此情形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太平公主瞪著岳峰道:“你沒心沒肺,有那么好笑么?本宮都這樣了,你還笑得出來?”

    岳峰道:“公主殿下,您依舊是大名鼎鼎的太平公主,天下人皆知道你的名頭,你錦衣玉食,走到哪里都是萬眾矚目,我覺得你比很多人都要好很多,比如我,我現在就無所事事,每天守著這一塊空地發愣發呆,我覺得自己才是可憐凄慘之人!”

    太平公主愕然,旋即怒道:“活該,誰讓你那般不留情,你以為蹴鞠贏了我公主府你就真能一飛沖天么?你就真能脫胎換骨么?現在怎么樣?蹴鞠之后,你便成了棄子了,再無作用了吧?”

    岳峰道:“殿下這么聰明的人,怎么老是想不明白蹴鞠比賽背后的邏輯?你我這一戰從一開始你就必然是敗的!因為天后需要你敗!

    你想想吧,你手底下的蹴鞠手個個都是頂尖高手,個個都是神都你千挑萬選的好手,這么多好手湊在一起,會打不過內衛蹴鞠軍么?

    他們不是打不過,而是不能打過,所以,你無論怎么打,無論怎么不服,這個事實都是注定的!因為這一場蹴鞠背后牽扯到巨大的利益,天后不會容忍這些事情有任何一件出現差錯……”

    太平公主盯著岳峰,怔怔說不出話來,她愣了半天道:“你的意思是說母后早已經買通了我府上的蹴鞠手,他們……他們已經約定好了?這一戰……這一戰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岳峰哈哈大笑道:“憑天后的手段,她需要刻意的去買通么?公主府上到你,下到最低的奴才丫鬟,哪一個人敢拂逆她的意思?你的奴才首先得是天后的奴才,你網羅的每個人,他們都和天后有縝密的關系,所以,勝敗看似精彩刺激,看似偶然的背后是必然。所以公主殿下,我岳四郎不過是個擺設而已,說得再直白一點,我就是一塊遮羞布,什么蹴鞠郎,那都是扯淡的!憑真本事,內衛蹴鞠軍不是公主府的對手!”

    太平公主驚呆了,她完全說不出話來了,岳峰的這席話徹底顛覆了她對整件事的認知。同時也讓她有一種豁然開朗之感,這幾天她一直在生氣,一直在較勁。一方面是因為她敗了賭局,另一方面她對這個過程接受不了,她怎么能敗呢?她的蹴鞠軍從來沒有敗過,為什么打不過岳四郎倉促率領的內衛蹴鞠軍?

    還有,岳四郎這小子真就這么不近人情么?明知道這一場失敗對她來說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可是一旦雙方交手,他還是那么的狠,簡直是毫不留情,這讓太平公主覺得自己虧把岳四郎當成心腹朋友,岳四郎卻沒有任何的回饋……

    現在,岳峰把一切完全掀開了,太平公主才倏然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虛幻的!太平公主所抱有的期望從來就是虛無縹緲的,母后早就把一切都掌握在了手中,那所謂的希望不過是武則天留給她的一點念想而已……

    太平公主忍不住又低頭垂淚,這一次她是真的傷心,因為她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逃不了母后的安排,因為天下人都逃不過母后的算計安排,更何況她一個寡居的公主?

    “岳四郎,你還是沒心沒肺,既然你早知道此事,為什么你一直不說?你就沒把我當自己人!”太平公主道。

    岳峰哈哈一笑,道:“公主殿下,岳某什么時候和您是自己人了?你我一直都是走在不同的路上,曾經還是對手,未曾是自己人吧?”

    “呃……”太平公主竟然被岳峰懟得啞口無言,岳峰輕輕一笑,道:“其實這樣也好,殿下您可以想開一些,你和天后之間的所謂矛盾,無非就是出嫁找駙馬的事情!

    天后如此這般為你安排,原本沒有過錯。而對于您來說,女大當嫁不是理所應當的么?真不知道殿下您為何要這般抵觸!”

    太平公主眉頭一挑,勃然道:“你懂什么?本宮死也不嫁武家子。他們武家要篡我李家江山還不罷休,竟然還要我也嫁過去?他們這般霸道,本宮便偏不遂他們的心意,縱然死也不遂他們心意!”

    岳峰愕然,臉色大變,太平公主這話說得著實太露骨了,這話倘若被武則天聽到,這狠毒的老女人真能殺人呢!

    岳峰環顧四周,還好這里偏僻,周圍無人,如若不然,岳峰還可能跟著要惹一身騷!要知道太平公主和武則天之間畢竟是母女關系,人家血濃于水??墑竊婪逅愀鍪裁賜嬉舛??如果此事傳出去,回頭那些監察御史不敢得罪公主,反而說公主這番話出自岳峰的教唆,岳峰的性命真就保不住了!

    太平公主瞧著岳峰的模樣,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譏誚的冷笑,道:“怎么了?就這般被嚇破膽了么?”
秒速时时正规吗 开时时彩平台赚钱吗 黑龙江省福36选7开奖结果 江苏11选5走势爱彩乐 14足彩胜负彩竞彩比分 北京赛时间 黑龙江时时的玩法 燕赵风釆排列7 北京赛pk10技巧 福建时时平台下载 幸运飞艇是骗局吗 皇冠体育比分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怎么查 重庆时时免费计划 新时时彩几点开始 11选5任7共多少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