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大胖孫子,陸夫人更是笑不攏嘴。

    “今天,陳連鳳看到我們兜兜,還故意笑我,說沒親孫子抱,抱抱別人家的娃也好。我剛想噴她,被王大嫂搶了話,告訴她那就是我親孫子,嫡親的大孫子!陳連鳳那嫉妒的嘴臉哦,立刻拉得跟馬臉一樣長,哈哈哈!我都不忍心懟她,但我想了想,不懟白不懟,就把她當年嘲諷我的話,一字不落還了回去,剛說完,你們猜怎么了?我們寶貝兜兜啊,突然蹦出了一個字:對!”

    回想打臉的那一幕,尤其是陳連鳳吃屎一樣的難看臉色,陸夫人再也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笑得眼角泛淚花。

    陸老爺子聽完也忍俊不禁。

    唯有徐隨珠一家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小家伙自從開始鸚鵡學舌,動不動在大人說完話后蹦出一兩個字,完了還巴巴瞅著你,要你夸他。

    陸夫人聽徐隨珠說了小家伙這段時間的成長變化,笑得更開懷了。

    “哎喲我的心肝寶貝!你就是我們家的開心果、小勇士,奶奶太愛你了!”

    “咿呀——”小家伙一興奮就開始飆高音。

    “老陸!”

    “老陸!”

    這時,得知陸老爺子從療養院回來的老朋友兼昔日同仁,風風火火地登門了。

    “喲!這就是外面都在傳的胖小子?確實養得好啊,跟年畫里的錦鯉童子似的。阿驍這小子行啊,瞞得夠緊!”

    一來就樂呵呵地逗起小包子。

    小包子好奇地瞅瞅這個、又瞅瞅那個,還膽大包天地伸出小胖爪,去揪離他最近那位老爺子的長胡子,惹得該老爺子哈哈大笑。

    陸老爺子眼一瞪,佯裝不高興地問:“你們是來看我的還是來看我曾孫的?”

    “都看都看,哈哈哈……”

    一幫退休多年的老頭們,笑起來嗓門依舊洪亮。

    “諸位爺爺難得來,坐下來慢慢聊,中午就在咱家吃,我去吩咐廚房備幾個下酒菜?!甭匠坻縉鶘硭?,并朝徐隨珠使了個眼色。

    徐隨珠懵懵地跟著站起來,在眾人促狹的眼神中退場。

    “你拉我出來干嘛???”她小聲問,“我怕兜兜鬧騰起來,吵著爺爺他們?!?br />
    “不會的,不還有媽在么?!甭匠坻緄ナ植宥?,倚在月亮門洞上看她,“你昨天說的是真的?”

    “嗯?”她不解地抬頭。

    “就是一種能溫養神經、促進人體新陳代謝的藥?”

    他不應該催她的,但一想到一躺七年的兄長,終究還是迫切了。

    徐隨珠點頭。

    “是中藥吧?市面上找得到配方所需的藥材嗎?算了,我直接帶你去藥鋪,你進去自己挑,然后我安排地方熬藥?!?br />
    說著,他拿出一個信封,看著厚厚一沓。

    連配藥的錢都準備好了?

    徐隨珠心下嘆氣,說:“你等我一會兒?!?br />
    她怕再點個頭,真的會被大佬打包拉去中藥鋪,然后等著她買藥、熬藥汁。

    可所謂的配方是不存在的。

    腦子里唯一的配方是驅蚊香囊,總不能照著這個抓吧?這要是熬成藥汁……徐隨珠打了個哆嗦,不敢想。

    幸虧她有所準備,昨晚睡前把聰明豆碾碎,用基礎保健液和多維素液兌了二十毫升半透明的藥水出來。

    “給?!?br />
    從房間出來,遞給他一個奶瓶。

    沒辦法,手上沒有合適的容器。

    包裹格里倒是有一套保鮮盒,可行李當時是他幫著一起收拾的,帶了啥、沒帶啥一目了然,她可不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表演魔術。

    陸馳驍接過奶瓶,看著小半瓶晃蕩的渾濁液,狐疑地看她一眼。

    “你要不相信,可以拿去化驗,看成分如何再做決定?!斃燜嬤樗仕始?。

    陸馳驍沉默片刻,把奶瓶揣進褲兜:“我去趟醫院,回頭爺爺問起,你隨便找個由頭,先別告訴他?!?br />
    “知道了?!鋇P南M醬?、失望越大嘛。

    “這個奶瓶以后別再給兜兜用了?!?br />
    成人用藥和小家伙共用一個奶瓶,陸大佬突然有點擔心兒子。

    徐隨珠:“……”

    反應過來,伸著爾康手喊冤:“喂!你什么意思?我可沒虐待你兒子!”

    回答她的是個挺拔的背影。

    中午吃飯的時候,沒看到陸馳驍,陸老爺子確實問了:“阿驍呢?”

    陸夫人幾個齊齊轉頭看徐隨珠。

    徐隨珠一噎:看她干嘛!他倆又沒綁一塊兒。

    “哦,他說臨時有事要辦?!?br />
    “噢——”

    大伙兒拖著長音了然一笑。

    “來來來,趁熱吃,既然有事,就不等他了?!甭椒蛉巳惹檎瀉裊糲虜浞溝睦弦用?。

    陸老爺子笑呵呵地端起酒盅,跟老戰友們顯擺:“嘗嘗這酒,養身滋補,對身體只有好處沒壞處?!?br />
    “酒不都一樣?”

    “就是!老子喝過的酒,加起來比老陸你家后花園的池塘水都滿,再貴的酒也就那味?!?br />
    說歸說,其實個個饞得要命。

    許是年紀大了,家里拘著他們這不能喝、那不能吃的,別提多郁悶。難得有酒喝,誰不喜歡?

    啜一口,哦喲!確實不一樣,入喉暖洋洋,有烈酒的芬芳,卻少了那種過猛的刺激感。

    仿佛一股暖流,所到之處,四肢百骸都得到了極大的滋養。

    在座都是退休的大佬,年輕時誰沒上過戰???身上多少帶著陳年舊疾。一盅酒下肚,頑固的舊疾似乎有所緩解。

    “好酒!”

    “痛快!”

    “老陸,好東西記得分享??!”

    “老陸我不貪心,勻兩斤給我就滿足了?!?br />
    “老陸……”

    “不行不行!”老爺子視酒如寶,抱著酒壇子不撒手,臉色紅潤、嗓門洪亮,“一共才幾斤?我自己喝都不夠。給你們喝一盅就不錯了,還想分走我的酒。不行不行!”

    “老陸你這就不對了吧?我哪回有好東西沒勻你?”

    “老陸你大方點!別這么小氣巴拉的!”

    “算了,這么小一壇,老陸自己都不夠喝。老陸,你就說哪里買的?俺們自個買去!”

    “對對對!哪個酒廠出的,直接上廠里批發去!”

    “……”

    陸老爺子老姜一塊,會告訴他們這酒是未過門的孫媳婦自己泡的,外頭根本買不著?才不說!
足球比分新浪 丝袜人体艺术_哇嘎官方 21点棋牌游戏 九州城娱乐十年信誉 重庆时时彩龙虎口诀 中国足球彩票 车模美女图片 壁纸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app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下载 天包胆是什么意思 pk10六码的走势技巧规律 五分彩票计划网 河北时时在线投注 赌场押大小怎么压 银川按摩qq mg电子游戏容易赢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