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李妹兒,雖然分數不低,但是總感覺希望不大了。不管怎么樣,都是要祝福李妹兒,加油吧,你是很厲害了,比我們這些吃瓜群眾厲害多了?!?br />
    “寂寞保齡球,唱得還是很好聽的。不過,并不是每個人都能欣賞得來的。高手實在是太多了,像是李妹兒這樣的也是只能在中游了?!?br />
    “這就是想唱就唱的舞臺,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大家的認可。評委的尺度更是各種的拿捏,誰也別想輕易地獲得大家的一致好評?!?br />
    “李妹兒的這首寂寞保齡球已經唱得不錯了,但是,這只是我們普通人認為的,人家評委肯定是對此有著自己的想法的。9.1分,說高不高,說低也不低了?!?br />
    “9.1分,這是非常不錯的成績了。真的,她比我們一萬個人都要厲害得多。雖然李妹兒可能被淘汰,但是,她還是證明了自己的實力?!?br />
    “蘿卜青菜各有所愛,對于李妹兒的點評,我絕對評委們有點太片面的。什么叫做喜不喜歡什么的?點評是帶著情緒的嗎?這樣的評委真的是好評委嗎?”

    “想唱就唱的評委就是跟別的比賽不一樣,這都是因為蕭郎老師。要不是蕭郎老師帶的節奏,這些評委還是那么傻傻的呆呆地,這比賽就沒有現在這么有意思了?!?br />
    “李妹兒加油啊,你是最棒的。這首歌寂寞保齡球我就非常喜歡聽。這些評委真的是瞎了眼了?!?br />
    “寂寞保齡球難道不是這么唱得嗎?難道評委還有自己的獨特唱法?呵呵了,這些人真的是睜眼說瞎話,真是一點也不想聽?!?br />
    “還是我們蕭郎老師最是公平公正公開,真的,蕭郎老師才是一個合格的評委。要不是蕭郎老師在,我都看不下去了?!?br />
    “評委們的點評我是不敢恭維的,說真的,我沒有一次跟這些評委是一個觀點的?!?br />
    “李妹兒不是輸給了對手,而是輸給了評委。,沒辦法,誰讓評委不喜歡呢?”

    “祝福李妹兒吧,她的這首歌真的是很棒。只是,她還是差一些東西吧。加油,以后再來?!?br />
    謝啦送走了李妹兒,也是請出了下一位選手。

    “下面有請下一個選手趙詩曼,她為我們帶來的歌曲是,《刺鳥》,大家掌聲歡迎!”

    趙詩曼是個很普通的女孩,雖然被化妝了,但是還是大眾臉。

    這首歌不是很多人聽過,不過,趙詩曼還是選擇了這首歌。

    像是歌詞里面說的一樣,刺鳥的命運就是悲劇和勇敢。

    如今,站在這個舞臺上,趙詩曼也是豁出去了。

    勇敢地面對一切,她是真的豁出去了。

    對手真的都是非常的厲害,甚至是有著能跟明顯一較高下的選手。這是個看著不公平的舞臺。

    只是,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本就是競爭的社會。有競爭,那么想要絕對的公平是不可能的。

    趙詩曼來這個比賽之前還對自己非常有信心,可是,真的經歷了之后,她就明白了,萬事都是經歷了才會有更多的想法。

    這個社會一點也不簡單。

    想唱就唱的舞臺看著是一個舞臺,其實也是一個小小的圈子。這個圈子聚集了成千上萬的高手。脫穎而出的幾十人,或許是出類拔萃,亦或者是幸運兒。

    真正想要走出來,卻是要真正的實力的!

    “也許就是要等,

    一百個世紀,

    我們才能夠發現,

    真愛的美麗,

    龍舌蘭的花朵,

    不代表絢麗,

    選擇燃燒了自己,

    將真愛延續,

    就像刺鳥的宿命,

    悲劇卻勇敢,

    用生命交換結局的燦爛,

    天上的風被誰推開,

    溫暖的手是你的愛,

    我還在等待,

    等待你的愛,

    真實呼喊,

    天空晴朗心情很藍,

    緊握的手決不松開,

    怎么不回來,

    怎么不回來,

    刺鳥呼喚,

    龍舌蘭的花朵,

    不代表絢麗,

    選擇燃燒了自己,

    將真愛延續,

    就像刺鳥的宿命,

    悲劇卻勇敢,

    用生命交換結局的燦爛,

    天上的風被誰推開,

    溫暖的手是你的愛,

    我還在等待,

    等待你的愛,

    真實呼喊,

    天空晴朗心情很藍,

    緊握的手決不松開,

    怎么不回來,

    怎么不回來,

    刺鳥呼喚,

    Hei hei ho,

    天上的風被誰推開,

    溫暖的手是你的愛,

    我還在等待,

    等待你的愛,

    真實呼喊,

    天空晴朗心情很藍,

    緊握的手決不松開,

    我穿越傷害,

    最美的答案,

    是你的愛。

    Na yi ya yi ya~

    Naa~”

    這首歌的原唱是飛兒樂團,他們成立于2002年5月,為一女二男的組合,由創作制作人陳建寧集合兩位新生代創作歌手飛(Faye)、阿沁,歷經一年多的創作歷程,共同完成屬于飛兒樂團自有風格的全新創作,音樂內容涵蓋Folkrock、Rock、Jazz、雷鬼等曲風,并期望透過富有人文意涵的歌詞,探究這一世代的人對愛情、社會現象、宗教、心理、哲學的觀點,回歸音樂新浪潮的文化涵養,希望藉此重燃“樂以載道“的搖滾精神。

    F.I.R.更力邀英國駐臺領事跨刀,為專輯中場一個很重要的傳說故事獻聲!這張專輯,由英國凱爾特民族的一個古老傳說“刺鳥“為概念出發,敘述著“相傳有一種鳥,畢生只鳴唱一次,它的啼聲悠揚動聽,舉世無雙,自它飛離窩巢的那天起,始終不停地找尋一種荊棘,找到后便奮不顧身投身于最尖長,最銳利的一根刺上,就這樣地將臨死前的劇痛化作悅耳感人的歌聲,這正是他為生命所付出的代價,因而博得世人的傾聽,連上帝也在它的天堂中微笑了,因為唯有付出最深沉的痛處,方能換得最美好的事物!“用生命付出代價所換來的,將是無限希望的延續!

    經過《The Legend…》的提示,刺鳥到底是什么,已經明白了。一種為愛而生,為愛而死的鳥,經過最痛苦卻最勇敢的掙扎,用生命交換了真愛的延續。

    這首歌《刺鳥》正是專輯《無限》里的主打歌之一。

    正是史詩般壯闊、雋永的《刺鳥》。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图 网投赛车是赌博吗 广东时时走势图 福建时时走势图 重庆时时号码提取软件 辽宁11选5app 8号彩票网络地址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老时时后四和值 重庆时时稳赚计划 最新p62开奖结果查询 gpk电子游戏奖池彩金规则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的走势图 河内5分彩基本走势图 海王捕鱼 秒速时时害死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