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噠噠噠,嘟嚕嘟嚕噠噠噠~~”

    蕭郎凌晨五點就被老王給吵醒了。

    “老王,讓我再睡一會兒吧,求你了?!?br />
    “起來,我已經到你宿舍樓底下了?!?br />
    “哦,我就起來了?!?br />
    兩分之后。

    “噠噠噠,嘟嚕嘟嚕噠噠噠~~”

    “蕭郎,接電話!”

    “嗯,我接,呼~哈~”

    “小四,你別太過分哈。你再不起來,別怪哥哥不客氣了?!?br />
    “呼~哈~”

    另外三只起來,把蕭郎拖下床來。

    “啊~~救命啊~謀殺??!”

    最后,蕭郎不是被老王催起來的,而是被另外三只給強行推出去的。

    那“噠噠噠”的,真是吵死人了。

    被老王接走,然后坐上了讓人心驚肉跳的飛機。

    一上飛機,蕭郎就帶上眼罩,什么也不管,睡就完事了。

    一睡一睜,就到地方。

    一睡不睜,那就完蛋!

    有驚無險,飛機平安落地。

    踏上堅實的土地,蕭郎懸著的心也是落地了。

    在機場,有人高舉著牌子,是來接機的。而且不止一個人,是好幾個。

    其中一人見到吳越電影學院的校長,立馬就迎了上來。

    “歡迎,歡迎啊,吳校長,歡迎各位!”

    然后,那幾個接機的人也是一下子就蜂擁而上,接過了吳越這邊眾人的行李。

    蕭郎今天穿的很是隨意,其他人都是正裝打扮,就他一個例外。

    外人一看,就是個助手一樣的角色。

    不過,蕭郎卻是發現,對方真的是很熱情啊。連他的行李也是沒放過。

    “來,行李交給我吧?!?br />
    蕭郎卻是拒絕了。因為這個向他伸出援助之手的可是個妹子,她手頭已經掛了包了。

    “不用了,不用了,我東西不多,可以自己拿的?!?br />
    蕭郎帶著的是個雙肩電腦包,手上一個包裝簡單的換洗衣服。

    相比起其他人,他卻是不需要。

    可是,妹子實在是太熱情了,竟然伸手來搶他手里的包。

    蕭郎也是不得不交給她。

    這個妹子真是不錯,蕭郎也是開口感謝。

    “謝啦?!?br />
    “嗯?干嘛?”

    女孩疑惑地看著蕭郎。

    蕭郎只好再說一遍。

    “我說謝啦?!?br />
    “對啊,所以我問你,你叫我干嘛?”

    女孩很是認真地回答。

    蕭郎卻是蒙了,什么情況?這女孩腦子有問題,缺一根筋?

    “???”

    “嘻嘻嘻,其實我的名字就叫做‘謝啦’。是不是很好玩?嘿嘿嘿,我的同學都是這么說的?!?br />
    這個妹子真是自來熟。愛笑女孩總是運氣不會太差。這個女孩雖然長相一般,但是她的笑容卻是讓蕭郎心情舒暢。

    “謝啦,謝謝你啦?!?br />
    “嘿嘿嘿,不客氣。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蕭郎?!?br />
    “哎?你這人還是挺幽默的啊?!?br />
    “???怎么說?”

    “你以為我讀書少,你就能騙我???蕭郎可是演藝界出了名的學術大師,他提出的戲劇表演體系,那可是名聲都傳到國外去了的。大師哎,那肯定是七老八十的啊,怎么可能是你這樣的小年輕???”

    謝啦也是說的頭頭是道,蕭郎竟然無可辯駁。

    不過,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論文傳到國外去了???

    “對不起,我不該騙你的,不過,我的名字真的是蕭郎,也不算是故意騙你,跟蕭大師同名,其實我也是很苦惱的?!?br />
    蕭郎也是撫了撫額頭,很傷的樣子。

    “唉~理解,理解?!?br />
    謝啦也是拍了拍蕭郎的肩膀,很是同情。

    蕭郎突然停了下來,很是認真地看著謝啦。

    看到蕭郎盯著自己看,謝啦還以為是自己姿色出眾,迷惑了這個小帥哥助理呢。

    “你,你,你這樣盯著人家看,不好吧?”

    蕭郎卻是沒聽到,慢慢地靠近她,然后神神秘秘地小聲說道:

    ”其實,我告訴你哦,我的真實身份是順風浪?!?br />
    啪!謝啦拍了一下蕭郎的肩膀。瞬間剛剛的淑女形象就沒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br />
    謝啦一點也不信蕭郎說的話,反倒是覺得這個家伙真有意思。

    蕭郎他們坐上了安排好的大巴車。

    而校長等幾位大佬卻是坐著舒服的轎車。

    不過,蕭郎也是不在意那么多的。

    來之前,就跟校長溝通好的,他跟隊一起來可以,但是不想太招搖,很多學術報告的事情,他不會上臺的。

    事實上,這也是正合了校長他們的意。

    一路上,謝啦有說有笑的,可是,蕭郎卻是發現,這個女孩其實并不是真的想笑,她的笑似乎是練出來的笑。

    他也不好去說人家什么,畢竟笑其實是非常禮貌的禮儀。

    人家說不定有什么難言之隱呢?

    蕭郎正想著什么,謝啦卻是拉著蕭郎小聲地問了問。

    “哎,蕭郎,那位蕭大師是哪位???”

    “吶,就是那位光明頂。噥,就是轉頭看我們這邊的那個?!?br />
    蕭郎隨意地指著老王。

    看他在人群里說說笑笑,滿面紅光的樣子,蕭郎也是小小地坑他一哈。

    “我就說嘛,學術大師怎么可能帥呢?”

    看到老王的形象,謝啦很明顯地有些失落。

    不過,她馬上就轉移話題了。

    “哎,蕭郎,你是本科生還是研究生???”

    “我是本碩一起讀的?!?br />
    蕭郎說的是理想狀態,本來是可以的,但是,被他拒絕了而已。

    “切,真是會吹牛,真的不想理你了?!?br />
    說著,謝啦就轉過身去了,真的不理蕭郎了。

    蕭郎也是樂得清閑,省得耳邊一直嘰嘰喳喳的。

    可是,謝啦剛轉過身去,還沒過十秒鐘,就又轉回來了。

    因為車上的都是一些糟老頭子。人家都是教授,跟人家說話,說什么呢?一個不好,可是要被領導罵的。

    而那些一起來的卻是新生志愿者,她一個大二的學姐,才不屑于跟他們小屁孩聊呢,覺得他們太幼稚了。

    還是蕭郎好玩。

    “哎,蕭郎,你們吳越是不是真的那么美???”

    “嗯,有機會你來吳越市,我帶你去西湖玩玩,你就知道了?!?br />
    “蕭郎,你去過三大那些學校嗎?他們那里的學生是不是都美得冒泡,帥得掉渣???”

    “沒去過。美女的話,比你沒事肯定的,不過,帥哥的活該,應該沒我帥吧?!?br />
    “切,你這人真是自戀?!?br />
    有人陪著說話,旅途也是變短了不少。

    
中国星座图 南宁站街女大全 皇冠赢三张最新版下载 江西新时时彩开奖结果 手机11选5助手免费2019 有通比牛牛的棋牌有哪些 龙虎游戏官网下载 湖北11选5开奖号码分布图 福彩三d跨度走势图南方双彩网 成都宾馆小姐 吉林时时码 赛车pk10属于赌博 中福在线怎么打能赢钱 老时时号码 星彩 香港好彩权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