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国服开放时间 > 都市小說 > 神話禁區 > 第五三六章謎團再起
蘇子墨身上的替身傀儡已經消耗一空,但是不代表蘇子萱的身上沒有,后者慌亂之間拿出四只傀儡舉在了手里,可是想了一想,就放回去兩只。
我沒去理會蘇子萱的那點小算盤,而是凝目看向沉落地底的生鐵鳥籠。
鳥籠落到與地面一齊的高度之后,顯然是停頓了一下,然后又繼續向地下沉落而去。片刻之后,地宮中心就露出了一座寒氣四溢的深坑。
蘇子萱看向寒氣滾動地坑,顫聲道:“王歡,我們怎么辦?”
“下去!”
“下去?”蘇子萱顯然是嚇了一跳:“你知道下面有什么就往下去?”
“不下去,留在這里等死么?”我說話之間已經快步走到了地坑邊緣,縱身向下跳去。
“王歡!”夏輕盈她們三個驚叫之間,緊追在我身后跳進了地洞,還在地洞并不算深,下面又有鳥籠接應,我們才沒受到什么傷害。
可我站在鳥籠上推開手電照向地面時,卻倒吸了一口涼氣。
形同立柱般的鳥籠等于插在一座尸山之上,鳥籠四周的累累尸骨厚度過米,綿延不盡,僅看尸骨覆蓋的范圍,就能推斷出至少有上千人在這里遭遇到了血腥屠殺。
我打著手電往尸骨當中看過去時,很快就是骨骸縫隙中看到大批散落的飾品。
我認得那些飾品,它們不止一次在浴池壁畫中出現過,它們來自于當年信奉過九尾狐的那個部落。
地宮浴池里的壁畫未必就是事實,當年的狐族似乎并沒放過全部的叛軍,而是把他們帶到這里進行了屠殺。
我正在驚駭之間,忽然看見遠處白骨當中鼓起了一條像是地壟似的突起,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藏在地下的巨鼠,頂起了累累尸骨,飛快的鉆向了鳥籠下方。
站在我身邊的蘇子萱連忙拔槍指向了地面,我卻強行按住了對方的槍管:“等等再說!”
我話音沒落,藏在尸骨下面東西就撞到鳥籠之下,圍在籠子邊上的尸骨轟然飛起,如同水花迸濺半空,幾米高的鳥籠也在劇震當中連搖了兩下。
魑魅雙驕同時在震蕩當中穩住了身形,一齊拔槍指向地面,鳥籠下面卻傳來一陣陣尖銳刺耳的碎骨之聲,聽上去就像是有人用刀尖在一骨頭連連劃動之后,又一下下鑿向那塊滿是劃痕尸骨。
難道鳥籠不止八層,還有沒被打開一層么?
我向夏輕盈打了個手勢,示意她給我壓陣,我自己縱身跳到滿地骨骸當中,伏身往鳥籠里看了過去。
僅僅一瞬,我的目光就撞上一雙血芒閃動的眸子。
我們雙方目光凌空相撞的瞬間已經發動了攻勢,生死凝眸的血光與對方眼中爆出兇芒凌空相撞之下,我和對方同時一震,各自向后仰過了身去。
等我穩住身形,刑天斬的念力瞬時間在我眉心當中凝聚成形,可我身前卻傳來一個淡淡聲音:“不打了,沒什么意思?!?br />對方的聲音當中沒有殺意,似乎真有就此罷手的打算。
我雖然停止了攻勢,卻沒散去刑天斬念力,仍舊小心戒備緊盯著鳥籠的最后一層。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看清了鳥籠里的情形,那里面蹲那里的鷹身女妖,就像是一只老到掉毛禿鷹,身上到處都是露出肉皮的斑禿,僅剩的那點羽毛也顯得灰敗異常。女妖面孔也形同八十老嫗皺紋滿布,加上一頭亂蓬蓬的白發,遠遠看去頗有幾分行將就木的意味。
那只女妖雖然老邁不堪,但是鳥身下面兩只巨爪卻仍舊鋒利如刀,直到現在還死死的踩在一只像是山羊似的怪物身形。
我本來想要看看那只怪物的全貌,可他已經被女妖撕得面目全非,至多只能看出近似山羊的形狀。
鳥籠里的女妖絲毫沒有在意我在遠處凝神戒備,像是掀核桃皮一樣慢條斯理的揭開了那只怪獸頭骨,很快就露出里面帶著鮮紅的腦子。
女妖再次開口道:“小子,老太我要吃點東西,你要是不想看,可以閉上眼睛。相信我,那種情景并不會讓人覺得賞心悅目,更不會讓人覺得愉快?!?br />我輕輕閉上了眼睛之后,耳邊果然傳來一陣咀嚼食物的聲響,我雖然沒有親眼看見那時的情景,但也覺得一陣陣的毛骨悚然。
不久之后,我就聽見了女妖的聲音:“好了,睜開眼吧!最晚一會兒,你恐怕就就不認得我了?!?br />當我睜開眼時,女妖已經把沾滿血污的尸體給踢到了遠處,舒舒服服倚在了籠子上:“舒坦,好就沒吃上一段飽飯了?!?br />女妖說話之間頭上的白發由發根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漸漸變黑,臉上的皮膚也開始變得圓潤光澤,身上羽毛隨之現出斑斕之色……
僅僅片刻之后,本來已經老得快要咽氣的女妖就變得光彩照人,美艷奪目,如果只看對方的臉,多數人都會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可我卻在瞬間提高了戒備。
女妖笑道:“你不用那么緊張,從我們用眼功對視的那一刻開始,就注定我不會殺你了?!?br />我沉聲道:“什么意思?”
女妖答非所問的道:“你的眼功是跟王戰學的吧?”
我忍不住微微一震:“你怎么知道?”
“正道眼功出天目,邪道眼功出天狐。這有什么奇怪?”女妖悠然說道:“說起來,王戰的眼功還是我教給他的!”
“你見過王戰!”我的心里再次掀起了驚濤駭浪。
“見過!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至于多久,我自己都記不清了?!迸凍鲆凰炕襯畹納襠潰骸澳歉鍪焙蠔寤姑幻?,我也沒變成現在的模樣?!?br />我揚眉道:“你什么意思?”
女妖卻像是沒有聽見我在說什么:“那時候,我明知道王戰混進狐族是為了《鬼瞳秘術》卻還是把秘術交給了他。比起我,王戰才是一只會迷人的狐貍?!?br />我頓時懵住了:這是怎么回事兒?難道我爸還混進過九尾禁區,騙走了狐族的瞳術?這也太……
女妖說到這里才搖頭道:“跟你說這些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也變成了這個樣子,從這里走出去的人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王戰?!?br />我心里頓時咯噔一聲:難不成,我爸混進了九尾禁區之后,也和葉尋他們一樣,變得可以不斷重生了?難怪他能長生不死。
一連串問題從我腦袋里接二連三的冒了出來,我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問什么才好。夏輕盈卻在這時飛身落地:“你說,出去的人不一定是王戰,是什么意思?這里為什么會接二連三的出現死而復生的人?”
女妖說道:“這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你。死而復生,輪回成狐,是只有狐王才能掌握的秘術。能回答你的也只有狐王?!?br />我沉聲道:“狐王是誰?九尾狐?她在地宮里?”
“狐王肯定在地宮里,只不過,沒人能找到它罷了!”女妖說道:“我勸你也不要去找。找到狐王的結果,可會比死還要可怕?!?br />我凝目看向對方道:“如果,我非要找它不可呢?”
女妖失笑道:“你還真像王戰,一旦決定了什么事情,誰的話都不會聽。你愿意去就去吧!不過,你最好能練成鬼瞳術的第五重‘惡鬼睜眼’再去?!?br />我閉上雙目睜開眉心中鬼眼:“這不就是惡鬼睜眼?”
“哈哈……”女妖笑道:“這算什么惡鬼睜眼。真正的惡鬼睜眼能殺你,你能做到么?”
女妖不等我說話就繼續道:“惡鬼睜眼,其實是生死凝眸更上一層的瞳術。用的不是眼睛,而是這……”
女妖下意識動了一下翅膀,像是打算去指自己的眉心,直到發現翅膀沒有人手那么靈活的時候,才抬起爪子往自己眉心上指了指,嘴里自嘲道:“過去這么久,還會不經意的覺得自己長著雙手,真好笑?!?br />女妖很快就收起了苦澀笑意:“你只能說,是在機緣巧合之下觸碰到了惡鬼睜眼的邊緣。真正的惡鬼睜眼,可以讓人在一瞬間心血凝結,當場暴斃?!?br />女妖所說的心血凝結,大概是心臟驟停的意思。
我沉聲道:“惡鬼睜眼能對付得了狐王?”
“不能!”女妖搖頭道:“但是,可以給你爭取一段逃命的時間,至于你能不能逃得出去,就得看你的本事了。我現在教你……”
“我不想學!”我擺手道:“眉心是人神識所在,我可不想讓那些不確定的事情去觸碰我的神識。告辭了!”
女妖似笑非笑的看向我道:“你還真是小心謹慎,其實,惡鬼睜眼,還有一種不用眉心天眼就能修煉的辦法,那就是吃下我的眼睛?!?br />我忍不住心中一顫:“那還是算了,我還是……”
“哈哈……”女妖笑道:“你還真像王戰?!?br />這是女妖第二次說我像王戰了。
女妖好像故意逼著我選擇:“你想找狐王就得練眼功,練眼功,你就得吃我的眼珠。你自己選擇吧!”
网上一分钟开奖时时彩 北京时时彩的官网 捕鸟达人凤凰版 浙江哪里好玩 赛车pk10杀号 天津时时有漏洞吗 香港168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新疆时时五星96期结果 2019时时彩改为20分钟一期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分析开奖手机软件 北京赛pk10的收听 老时时手机走势图 1分赛车导师计划 中国在线棋牌游戏免费 彩票历史开奖结果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