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国服开放时间 > 玄幻小說 > 史上最強贅婿 > 第137章:第一戰!木蘭秒殺唐炎!(3更)
    怒江獵場。

    名義上是獵場,實際上卻是一個巨大的兵營。

    不過這個兵營大部分時間都比較空閑。

    而今日整個獵場旌旗招展,人山人海。

    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戒備森嚴。

    金山島之爭對于玄武伯爵府來說是生死劫,但是對于有些人來說卻是屠宰場。

    當然,有資格分肉的家族和勢力是不多的。

    對于絕大部分來說,這就是一個角斗場,他們是來看戲的。

    生死大戲。

    贏者通吃,而一旦輸了,可能意味著整個家族的百年基業消失于歷史長河之中。

    所以,大戲大場面啊。

    整個天南行省幾乎所有的權貴之家,全部都來了。

    不僅如此,整個越國大部分的老牌貴族都派人來觀戰。

    這算是有點點的兔死狐悲吧。

    你玄武伯爵府也不容易,算是為大家伙挨刀頂雷啊。

    所以,所以我們大家在精神上支持你。

    但也僅僅只是能在精神上支持了啊,別的就沒有了啊。

    誰讓我們的老大鎮遠侯蘇難都叛變陣營了啊。

    說到鎮遠侯爵府,他家的世子蘇劍亭也來了,而且排位非??殼?。

    就連怒潮城的仇梟也來了。

    玄武伯金卓帶領騎兵進駐怒江獵場的時候,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

    許多人紛紛上前慰問,并且抱以同情的目光。

    在他們心目中,畢竟人死為大。

    能夠見證一個家族的消亡當然是激動的,但是表面的同情和哀悼還是要到位的。

    這讓沈浪惡心得不行。

    越國的人也喜歡賭,幾乎任何比武都能開賭局。

    按照正常情況下,金山島之爭這種大事完全可以開一個天大的賭局。

    沈浪還想著借機發一筆橫財。

    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沒有人開這個賭局。

    因為所有人都覺得結果已經注定。

    玄武伯爵府必敗。

    真是太過分了啊。

    2002年的世界杯,連中國隊對戰巴西隊都有賭局吧?

    ……

    在玄武伯爵府一方到場之后不久。

    晉海伯爵府一方人馬,也進駐了怒江獵場。

    又是一陣喧囂。

    剛才用同情哀悼目光迎接玄武伯的人群又迎了上去。

    只不過,這次他們的目光是熱烈妒忌的。

    晉海伯爵府十分無恥,竟然背叛了自己的陣營,成為國君手中的屠刀殺死自己同類。

    但是這和他們無關啊。

    他們只在乎一點,晉海伯爵府這是要發達了啊。

    這兩個家族百年的恩怨情仇,終于要做一個徹底的了結。

    真是百年河東,百年河西啊。

    一百多年前,金紂伯爵橫空出世的時候,金氏家族是何等的如日中天啊。晉海侯爵府是何等凄涼啊,連自己的城堡都被海盜奪走了。

    而現在,玄武伯爵府眼看就要滅亡了。

    晉海伯爵府卻要崛起了。

    真是造化弄人啊。

    ……

    玄武伯爵府,晉海伯爵府兩家都到場之后。

    真正的裁決隊伍來了。

    真正的大人物進場了。

    金山島之爭是大事,祝戎總督做不了裁判。

    四王子寧禛是宣讀國君旨意的,他也不做裁判。

    能夠做裁判的,一定要符合幾個特點。

    德高望重,頂級貴族,地位超脫。

    不僅僅是這一次金山島之爭如此,二十年前也是如此。

    這次三個大裁決者,分別是國君的叔叔,越國一等公爵,寧啟。

    前太子太傅,前尚書臺左丞相,越國一等侯爵,索玄。

    越國軍方第一巨頭,太子太保,威武公爵,頂尖武道高手,卞逍。

    這三個超級大人物一到場,所有人全部躬身拜下。

    這里每一個人跺一跺腳,越國的地面都會顫抖幾下。

    絕對的超豪華陣容。

    越國王叔寧啟道:“玄武,晉海,這次就有老夫三人來裁決金山島之爭的公正,你們可愿意?”

    晉海伯唐侖拜下道:“吾之德行恐不配三位前輩親自駕臨,感恩戴德?!?br />
    玄武伯就沒有那么會說話了,直接躬身道:“愿意?!?br />
    王叔寧啟道:“我們三人加起來,二百多歲了。威武公還在位,我和索玄大人早已經退出政事多年,本是在家頤養天年。但國君既然讓我們來,我們就來了。我們一大把年紀,離死不遠了。其他什么都看開了,唯獨在乎的就是這點名聲,絕對不想死了之后給祖宗蒙羞,讓子孫丟臉。所以這次的裁決,公平公正請兩位放心?!?br />
    晉海伯再一次拜下道:“侖惶恐?!?br />
    玄武伯道:“卓當然相信三位大人之公平公正,絕無半點疑慮?!?br />
    那么這三個大人物,真的會公平公正嗎?

    還真會的!

    就如同王叔寧啟說的那樣,他們年邁,將死之人,最愛惜的就是名聲。

    國君之所以派他們來,一是因為這三人德高望重,而是因為覺得金山島之爭,玄武伯爵府必敗,根本沒有必要在公正上做什么手腳,那樣反而損了君威。

    威武公爵是越國最大的老牌貴族,擁有最大的封地,最多的私軍。

    但他是超脫的,新政不會燒到他頭上。

    為何?

    因為他曾經是北邊吳國的邊軍大將,在二十幾年前吳越大戰中,他在關鍵的時刻,率軍南投越國,給吳國致命一擊,直接導致那場大戰吳國大敗,割讓了九個郡。

    而且當時卞逍不僅僅率軍南投,還帶來了三個郡的領土。

    國君親自拉著他的手說,這次我寧氏世世代代的恩人。

    寧氏為王族,一般非寧氏子弟是不封公爵的,但是卻對卞逍破例,封了威武公爵。

    如今,他統帥十五萬大軍鎮守艷州和天北行省,在對抗吳國大軍的最前線。

    這位威武公爵是越國的絕對擎天玉柱,新政之火又怎么可能燒到他頭上?

    他地位之超脫,遠超任何人。

    而且這位威武公爵也是極其傲慢之人,從來都不屑和越國內的老牌貴族打交道。

    在他眼中就只有國君一人而已。

    這樣的超級大BOSS,你讓他在金山島之爭裁決中徇私舞弊?

    完全不可能。

    但是你想要他偏袒玄武伯爵府?也不可能。

    這位爺藐視天下英雄,眼中還沒有玄武伯這個人物。

    王叔寧啟拿出了一份生死狀。

    “不管是武戰,還是軍戰,刀劍無眼,難免會有傷亡,若無異議,雙方就簽下這封生死狀吧?!?br />
    晉海伯上前,簽下自己的名字,并且蓋上晉海伯大印。

    接著是玄武伯金卓簽名蓋印章。

    每一次的金山島之爭都是這樣的,傷亡慘重。

    別說是雙方軍隊的廝殺戰斗,就算是第一戰比武,也死人多次。

    玄武伯爵府有兩代繼承人,都死于比武。

    晉海伯爵府更是死了三代少主,從那之后唐氏家族也學乖了,在家族中專門挑選一人練武,但這個人又不能是家族繼承人。

    于是,唐炎這個武癡就出現了。

    可以說,他完全是為了金山島之爭而存在的。

    至少一開始是這樣。

    當然現在的唐炎,會成為下一代的南海劍王,越國的一代宗師。

    金山島之爭的這場比武,已經完全不在他的眼中了。

    簽好了生死狀!

    王叔寧啟又捧出了一個盒子。

    這盒子是紅木所制,上面繡著金龍,封口有蠟印,而且還貼著金黃色的封條。

    一旦破壞,再難還原。

    寧啟道:“這里面便是文詩的題目,由國君親自出題,除了國君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是什么題目?!?br />
    然后,寧啟將這個盒子放在桌子上,道:“玄武,晉海,你們二人上前檢查盒子的蠟印和封條?!?br />
    二人上前,檢查完畢。

    寧啟道:“確認無誤?”

    玄武伯和晉海伯都確定無誤。

    寧啟道:“接下來,這個盒子將會由我,索玄大人,威武公爵三人共同保管。一直到文戰的那一天,再正式打開?!?br />
    “是!”

    晉海伯唐侖心中甚至覺得有些荒謬。

    就金木聰那個廢物,配得上這么高的規格嗎?

    我兒唐允,閉著眼睛都能贏那個廢物吧,什么題目根本就不重要。

    誰說什么題目都不重要的?

    此時站在下面的沈浪,就覺得很重要。

    他用X光之眼,看穿了這個盒子。

    里面躺著一張紙,上面就寫著這次文戰的題目,沈浪看得清清楚楚。

    一篇策論,一首詩。

    國君果然很陰險啊。

    沈浪押了十九道題,都沒有押中了。

    金木聰這個肥宅真可憐,差不多兩個月時間白費了,白白背了十九篇策論,一百五十首詩。

    接下來,沈浪就會根據這兩道題目,抄出一篇震爍古今的策論,然后再抄出一首驚天地泣鬼神的千年名詩。

    然后,金木聰又要熬夜狂抄,狂背了。

    現在,比武三戰都徹底穩了。

    想想看,金木聰在文戰上能夠贏了探花郎唐允,應該會驚爆所有人眼球吧。

    這個世界太瘋狂,真是讓人期待??!

    王叔寧啟道:“既然一切都沒有異議,你們雙方稍作準備,一個時辰后,便開始比武第一戰!”

    這不是奧運會,還要分好幾天進行。

    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這比武三戰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

    兩天時間!

    金山島之爭,徹底了結。

    ……

    第一戰,金木蘭對戰唐炎。

    會在怒江獵場的大廳舉行,不是有級別的權貴,根本連觀看的資格都沒有。

    距離上場的時間,還有一刻鐘!

    武癡唐炎百無聊賴。

    看著不遠處的一只蚊子發呆。

    這蚊子很厲害啊。

    都已經是秋末了,馬上就要入冬了,它竟然還飛得這么矯健輕盈。

    不行,一會兒我需要好好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悟出一些什么來。

    對于唐炎來說,萬物都可以為師,都可以讓人領悟武道。

    今天的比武非常關鍵,決定了晉海伯爵府的命運。

    但是……

    唐炎完全不在乎。

    他甚至連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他也壓根不在乎對手是誰。

    不管誰都是一樣的。

    反正你們在牛逼也不如我牛逼。

    我從來不問對手是誰,只問他在哪里。

    我唐炎永遠是一招秒殺,沒有第二種可能性。

    什么?

    人生寂寞如雪?

    難道還有誰的人生不是寂寞的嗎?

    女人有什么好玩的,錢有什么好玩的,權力有什么好玩的。

    還是劍最好玩。

    晉海伯唐侖道:“炎兒,你這次的對手是金木蘭,你一定要全力以赴……”

    說到這里,唐侖停了下來。

    說什么全力以赴???對于唐炎來說,全力以赴和隨隨便便完全是一個意思。

    “炎兒,你給我記住,秒殺她,但是別殺她,知道嗎?”晉海伯道。

    唐炎點了點頭,道:“好,不殺?!?br />
    晉海伯唐侖道:“但是,又要廢掉她的武功。這樣當某些大人物要占有她的時候,她不能反抗?!?br />
    “哦,廢掉她武功?!碧蒲椎?。

    晉海伯唐侖道:“廢掉她武功的同時,絕對不能毀壞她的容貌。她的身體可以有傷口,但是一定要細,不能大面積破壞他的肌膚?!?br />
    大人物要的是一個完整玉人金木蘭,如果身上出現了一個大傷疤,會傷害興致的。

    沒錯,這些人不但將玄武伯爵府的所有家產都分配了,連金木蘭這個絕色大美人也作為了寶貴資產的一部分,準備獻給某位超級大人物。

    唐嚴皺了皺眉頭,不耐煩道:“頭發絲那么大的傷口可以嗎?”

    晉海伯唐侖道:“可以?!?br />
    “知道了,真是啰嗦?!碧蒲椎?。

    然后,繼續看蚊子,這次主要看它的翅膀,并且數得清清楚楚,這蚊子的翅膀沒一個瞬間扇動了多少下。

    竟然有五百多次?

    唐炎震驚了,覺得蚊子好厲害。

    “時間到了,唐炎公子,你該上場了?!?br />
    “哦!”唐炎隨手拿起自己的玄鐵劍,朝著外面走去。

    腦子里面,依舊都是蚊子扇動的翅膀。

    ……

    大廳之內。

    幾百個人整整齊齊坐著。

    王叔寧啟,太子太傅索玄,威武公卞逍,三人高高在上,坐在裁決席中央。

    玄武伯一家坐在右邊,身后坐著的觀眾寥寥無幾,稍稍有名的僅僅只有鎮遠侯之子蘇劍亭。

    當然他之所以坐在這邊,完全是為了演戲,在他心中金木蘭已是必敗無疑,但畢竟他是金氏家族的姻親。

    晉海伯一家坐在左邊,身后密密麻麻。

    不僅僅是新晉權貴家族,還有老牌貴族們也紛紛坐在唐氏家族一方。

    不是為了討好唐氏家族啊,而是為了表明立場。

    國君,我們沒有對抗新政啊,下一把刀千萬別落在我頭上啊。

    對于倒霉的玄武伯爵府,他們只能在內心上,精神上支持了。

    張翀,祝戎總督,鎮北侯爵府等人,則坐在第三方,表示自己的中立和公正。

    張晉和池予坐在一排,中間隔著張春華。

    “這一戰毫無懸念的,金木蘭在劍術造詣上,差了唐炎兩個級別不止,唯一的結果就是秒殺?!閉漚?。

    他是說給池予聽的。

    池予點頭道:“我見過唐炎的劍術,天外流星劍法確實無解?!?br />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場中金木蘭的身上。

    真美啊。

    身材真是火爆啊。

    真是可惜啊。

    她馬上就要輸了,一起輸掉的還有玄武伯爵府的命運,還有她未來的自由。

    長得這么美,本身就是一種罪過。

    當玄武伯爵府強大的時候,還能?;ふ庵置覽?。

    一旦金氏家族覆滅,這種美麗就是懷璧其罪了。

    ……

    “當!”

    鐘聲敲響。

    金山島之爭,比武三戰的第一戰,正是開始!

    所有人睜大眼睛,唯恐錯過每一個瞬間。

    因為整個過程會非???。

    是絕對的秒殺。

    因為之前無數年輕高手挑戰唐炎,都是瞬間被秒殺。

    金木蘭武功造詣,還不如蘇劍亭等人,自然不會有第二種結果。

    所以哪怕一眨眼,很可能比武就結束了。

    唐炎是從來不看對手的。

    但是現在他看了一眼,微微一愕。

    這……這就是女人?

    那么好看的嗎?

    那行,我一會兒就廢掉你的武功,爭取把你的傷口刺到最小,比頭發絲還要小。

    唐炎再一次隨心所欲舉起自己的劍。

    猛地施展!

    天外流星劍法!

    十四年,就練這一劍。

    幾百萬次,幾千萬次了。

    每一次出劍,都是巔峰!

    這套劍法,就是無敵的,無解的!

    木蘭出劍!

    她的劍法更簡單,前所未有的簡單。

    而且還是一支木劍。

    沒有任何花俏,就朝著某個點,直接刺了過去!

    天外流星劍法的風眼。

    唯一的破綻,最最脆弱的地方!

    “當!”

    下一個瞬間!

    木蘭的劍,穿過了天外流星劍法的可怕力場。

    直接刺中唐炎的胸口。

    猛地一吐內力。

    “嗖!”

    唐炎的身軀,直接飛了出去,噴出一口鮮血。

    秒殺!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舊更新近一萬五千字,狂求支持??!
皇家科技官网app下载 时时彩送彩金25 重庆体彩百变王牌中奖规则 全裸体美女人体写真 今天甘肃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开元棋牌漏洞 3d开奖结果走势图 6合宝典app的网址下载 福彩2019035期开奖结果 走势图31 篮球记分软件 星力九代捕鱼平台 重庆时时彩计划稳定版 如何做产品竞品分析 街机捕鱼大亨下载 云南11选5直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