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晶當然是被氣噴血的。
        田拾億死,田馥死,空劍峰算是完了。
        她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懼,這種恐懼甚至淹沒了她心中的悲痛,報仇什么的根本不用提,還是先活著離開這里再說吧。
        “殺了他,攔住他?!?br />        她一邊逃,一邊大喝。
        周圍數千劍仙,在她的眼中,是保命的棋子,只要可以為自己拖延時間,就算是讓這些宗中弟子全部都陪葬,她也在所不惜。
        有幾個明心劍宗的弟子,還真的仗??癯?,猶如死士。
        李牧屈指連彈。
        刀意經空。
        大雪飄飄,這幾個明心劍宗弟子,被刀意直接斬爆,化作漫天血雨骨雨,飄散開來,墜落到一半,又化作飛雪,綻放著死亡的美麗畫卷。
        李牧眼眸之中,法眼開啟。
        一道紫色雷光,化作雷霆之刀,將身前所擋的劍仙大軍,直接斬為出一道縫隙,灰飛煙滅之中,隔著萬米,雷霆之刃一刀斬下,亦將鄭秀晶直接斬為飛灰。
        再度秒殺。
        他漸漸開始以刀合道,對于法眼的應用,也開始越發精妙多變。天穹也被這一刀,展開了一道久久無法愈合的裂痕。
        數千劍仙大軍,頃刻喪膽。
        李牧存著殺心而來,自是不會留手。
        先是太玄宗,后是明心劍宗,這兩個名山世界的宗門,令李牧對于這些隱世宗門的印象,極不好。
        他覺得自己之前可能判斷有誤,這些名山小世界中的宗門,并非是昔日玄黃族戰士后裔,有可能是域外天魔的后裔,否則,不可能這么喪心病狂。
        “投降不殺?!?br />        不可違逆的意志,伴隨著李牧的聲音,響徹天地。
        風雪之中,數千劍仙盡低頭。
        李牧從劍仙人群中走過,猶如手握著避水神杖的王,分開了海濤。
        法眼開啟,四周掃視。
        他驚訝地發現,除了戰死的田拾億和鄭秀晶之外,偌大的明心劍宗山門之中,竟是再無拿得出手的高手,余人最強者,也不過是半步王者,與風雷二老相似。
        “這不太正常啊?!?br />        李牧在太玄宗時,看過一些信息。
        明心劍宗的三峰之中,以空劍峰首座田拾億最為暴虐,以懸劍鋒首座鄭輪最為神秘,以明劍峰首座鐘書堂修為最高,而整個明心劍宗的第一強者,乃是宗主劍老人,傳聞已經享壽千年,深不可測,也是整個嵩山小世界的第一強者。
        田拾億已死,剩下的二峰首座和劍老人,為何不見蹤跡?
        逃走了?
        不應該啊。
        李牧越過數千劍仙,直入明心劍宗山門。
        號稱嵩山世界第一宗門,人員防備,但給李牧一種外強中干的感覺,非常虛弱。
        “什么?劍老人帶著宗中主力強者,去秦嶺會盟了?”
        李牧從投降的一位明心劍宗強者口中,得到了這樣的消息。
        這個消息,讓他立刻就意識到,小世界并不是如外界想象的那樣彼此隔絕,很有可能,是互通的。
        李牧站在明劍峰之巔,揉了揉太陽穴。
        他的身后,明心劍宗所有頂級強者,黑壓壓地站了一片,一個個都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
        在此之前,所有反抗者,都已經被李牧毫不留情地斬殺了。
        不管用任何手段,不管借助陣法還是法寶,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擋住李牧正面一招,短短小半個時辰里,嵩山世界第一宗門已經徹底顫栗臣服在了李牧的腳下。
        “什么是秦嶺會盟?”
        李牧看著眼前瓊樓玉宇成片的仙境美景,沒有回頭地問道。
        身后的明心劍宗強者們,不敢有任何的隱瞞,你一嘴我一句,很快就把事情解釋清楚了。
        曾經,有一則預言,在明心劍宗乃至于整個嵩山世界中,流傳了千年。
        只要古祖之門出現,那就意味著,地球名山小世界之中的修士們,就可以通過【古祖之門】,走出小世界,讓掙扎在小世界中的修士們,掙脫藩籬,得以重返星河,重獲自由。
        而在十日之前,秦嶺山中,出現了古祖之門。
        各大小世界都為之震動,紛紛派出強者,前往秦嶺,進行會盟,迎接【古祖之門】的開啟。
        “諸多名山世界,皆是囚籠,囚禁我等在此,不得脫,祖祖輩輩受苦,所以,每個人都盼望,傳說之中的古祖之門開啟,讓我們可以走出藩籬,得大自在?!?br />        一頭白發的明心劍宗的太上長老道。
        李牧心頭,有靈光閃爍。
        古祖之門?
        怕不是紫薇星域的六大種族,開啟的星空傳送之門吧?
        這么說來,六大老祖這么快已經融合了戰神白君的神血,能夠打開傳送之門,前來地球嗎?
        十日之前的話,基本上就是他來到地球的時間點了。
        六大老祖的動作,要比李牧想象的更快。
        必須要去秦嶺看一看了。
        否則,一旦真如李牧所料,所謂的始祖之門,是六大種族老祖開啟的空間通道的話,麻煩就大了。
        “距離【古祖之門】徹底開啟,還有多長時間?”李牧又問道。
        那太上長老不敢隱瞞,道:“根據之前收到的消息,【古祖之門】已經出現,但是再有一個月,徹底穩定,就可以進行傳送穿越,這一次,各大小世界,都在爭奪入門的名額?!?br />        李牧聽完,揉了揉太陽穴。
        一個月的時間嗎?
        還好,倒不是特別著急。
        只是,名山小世界的的修士們,竟然如此向往外面的世界?
        “你們沒有去過【古祖之門】另一面的世界,為何這么確定,星河之中,就一定要比這里更好呢?”
        李牧問道。
        那太上長老道:“不管【古祖之門】后面的世界是什么樣的,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對面一定不會有壽元的壓制和詛咒?!?br />        其他人也都紛紛贊同附和。
        李牧微微一愣。
        等一等。
        壽元的壓制和詛咒?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是忽略了什么。
        ……
        ……
        “啊……”
        一聲漫長的呻吟之中,羅亮猛然睜開眼睛。
        頭疼欲裂。
        身體各處也傳來了一陣陣痛處。
        睜眼視物,眼前是一個青色石室,頗為簡單質樸,有一絲絲的古韻,石桌石椅,紅紗壺,墻壁上掛著一柄連鞘柳葉刀,空氣流流轉著絲絲清冷之意。
        這是哪里?
        他愕然地雙手撐床做起來,猛然想起,自己因為追李牧,過于深入而迷路,跌跌撞撞亂闖,結果最后,遭遇到了一頭黃紋的巨型插翅猛虎,追殺之下,失足落入了一道深澗,然后就不省人事。
        現在看起來,是被人救了?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被青布包裹了一層又一層,像是木乃伊一樣,但有一縷縷淡淡的藥香流轉出來,顯然是青布之下敷了不少的藥草,一股清涼之氣,在腰腹四肢間流轉。
        吱呀。
        房門被推開。
        一個小麥膚色的健康漂亮少女,和一個身穿著虎紋皮甲的憨壯少年,推門進來。
        “咦?你醒了……”少年虎頭虎腦,濃眉大眼,一看羅亮醒來了,轉身就又沖了出去,扯著嗓子大喊了起來:“他醒了,那個凡間來的小子醒了,長老,族長,他醒了……”
        羅亮:“……”
        那小麥膚色少女卻是大方地一笑,道:“公子,你醒了?身上的傷口,都敷上了神農草,現在感覺如何,骨頭和皮肉傷,現在應該長好了吧,有什么不適?”
        看著少女的笑容,羅亮有些呆滯。
        不知道為什么,他只覺得在這一瞬間,有一道璀璨的光輝,照進了自己這個誕生了二十五年的老處男已經快要干涸的心田之中,久旱逢甘霖。
        糟糕,是心動的感覺。
        作為一個有數十萬粉絲的大主播,羅亮也算是見識過風風雨雨,但這一瞬間,他的臉,一下子很不爭氣地紅了。
        “啊,我我我……我沒事,你……謝謝?!彼е崳?,語無倫次了起來。
        少女咯咯地笑了起來,像是清脆的銀鈴聲搖曳在房間里。
        沒多說幾句,大門打開,那墩壯少年帶著一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留進入了房子。
        羅亮的運氣不錯,遇到了一個對凡人友善的部落。
        一陣噓寒問暖。
        幾個小時之后,他就很好地融入到了這個叫做黃龍的小部落。
        他沒有想到,名山世界之中,也有這樣小部落。
        黃龍部落加起來也就數百人,逐水草而居,相對原始,屬于嵩山世界的底層勢力,因為又祖傳飼養調教飛虎的秘法,所以被嵩山世界中的大勢力所奴役,猶如農奴一樣,辛苦勞作。
        他們每年都要‘上貢’,向各大勢力,交出一定數量的插翅虎,才可以得到寬宥和庇護。  
        羅亮很快就和部落里的人相熟。
        不過,他的目光,一直都黏在那個叫做黃葉兒的少女身上。
        他對少女一見鐘情。
        但是,很快羅亮就知道了一個驚天噩耗。
        黃葉兒要出嫁了。
        “阿姐要嫁給明心劍宗的一位長老了,因為上半年部落沒有培育出足夠數量和質量的插翅虎,所以明心劍宗責怒下來,要殺阿爹和部落老人的頭,阿姐不得不接受明心劍宗一位長老的求親,才能為部落免去災難……”
        憨壯少年叫做黃樹,虎頭虎腦,唉聲嘆氣,說起明心劍宗的時候,恨的咬牙切齒,但也無可奈何。
        “走吧,今夜就出發,前往明心劍宗?!?br />        黃龍部落的族長,一位身形血肉,皮膚黝黑如生鐵打造般的老人,將部落里的戰士召集起來,挑選出一些精銳,準備好了‘嫁妝’,跨上飛虎,準備趕路了。
        從部落前往明心劍宗的山門,以插翅飛虎的速度,大概需要大半日的時間,趁著天黑出發,走夜路,耗時更多一點,天亮時大概可以到達,然后等待明心劍宗的安排。
        說是嫁女,其實和送女差不多。
        羅亮呆呆地看著失去了歡聲笑語略顯沉默的少女黃葉兒,有一種心碎了感覺。
        以前他覺得什么一見鐘情那都是扯淡,兩個第一次見面的人,怎么可能產生太深的感情,但是現在,他信了。
        “我也要去?!?br />        羅亮突然道。
        “或許我的可以幫到什么忙?!彼笊氐?。
        敦厚少年看著這個昨夜才被救來的凡人,搖頭道:“我知道你看上阿姐了,但明心劍宗的人,最討厭凡人了,你去了很危險,不要去送死?!?br />        其他黃龍部落的人也都紛紛勸說。
        羅亮急了,道:“不用擔心,我在明心劍宗有認識的人,我可以說上話……”他當然是在撒謊,但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可以說服黃龍部落送親隊伍帶上自己的方法。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66欧美人体写真 重庆时时破译软件 超级大乐透智能摇奖器 南京站街女信息2014 福建22选5app 买大小单双彩票的平台 澳门mg游戏入口 澳门赌台底规则 传统七位数带连残走势图 游艇会官网一站二站三站 快速赛车技巧 五分时时彩是什么彩票 下载app送38元彩金平台 开元棋牌哪里的平台 北京幸运28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