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国服开放时间 > 都市小說 > 顧道長生 > 第四百四十章 集體狩獵(2)
    那蛟似有較高的智慧,知道此擊必不中,所以收尾之時,立即撲上,猛的張口一吸。

    “呼……嘩……”

    湖水瘋狂倒卷,亂七八糟的東西混在濁流中,隨著一股莫大的吸力被吞入巨口。那些水草、蝦蟹、游魚,甚至船只殘骸,方進口中,立時攪上一層腥臭的唾液。

    堅硬無比的金屬散件,就像紙糊的一樣頃刻溶解。

    顧玙固然能穩住身形,但有心試試它的斤兩,索性順著水流而上,將到巨口前,忽地伸手一抓。

    砰!

    純粹的肉身碰撞,居然平分秋色,各被反震之力彈開。顧玙抬眼一瞧,見那鱗片覆蓋的面部,只多出一道白色痕跡,根本未傷皮肉。

    “好厚的鱗甲!”

    他驚訝更深,自己的力量都攻破不了,那幾隊先天戰友又會如何?

    蛟龍可不會給他思考時間,最敏感的面部被擊中,頓時暴怒。它在水中就是傲游自在,任意施展,速度快得近乎瞬移,眨眼到了跟前。

    砰!

    砰!

    顧玙照舊還擊,如此過了幾招,都未用全力,誰也奈何不了誰。

    “哞!”

    過了半響,蛟龍似失去耐性,發出一聲很不協調的牛鳴聲,尾巴不抽改纏,繞到顧玙身后卷來,似要將其困死。

    他向上急縱,面色突然一變。

    “不好,還有一條!”

    “嘩!”

    背后水流奔涌,另一條潛伏多時的幼蛟猛然出現,陰影當頭。兩條皆有七八丈,那就是二十多米長,上下合攏一纏,湖底光線全無,空間封死。

    轟!

    劇烈的震蕩自水底急速竄升,一節節的至湖面炸開,掀起驚濤駭浪。而本應壓成肉泥的那個人,已然莫名消失。

    “……”

    二蛟錯愕,四顧尋找,忽覺渾身一痛,瞳眸中一道焰光點來,頃刻已成蓬勃之勢。在這暴雨大湖中,竟然熊熊燃燒起來。

    “哞!”

    金焰自尾端盤纏直上,將二蛟包裹,頓成了兩條烤龍。二蛟接連翻滾,見金焰始終不滅,遂全身擰動,喉處一陣鼓汩,似有什么東西涌至口中,然后張嘴一噴。

    噗!

    噗!

    兩道淺藍色的涎液,帶著濃重的腥臭味道,覆蓋全身。藍金相互爭斗,一盞茶的功夫,金焰居然不敵,有消褪跡象。

    “好生厲害!”

    顧玙懸在湖上觀瞧,面帶驚詫,劍氣居然被破掉了!

    從自己修煉劍訣以來,一直所向披靡,此種情況前所未有。不愧是古代靈物,吳山之前講過,蛟有天賦本領,就是喉口中生有涎液,有污穢法寶,腐蝕仙身的效用。

    “……”

    他神情嚴肅,這才是幼蛟,真要成長起來,不知強到什么程度?

    “戧!”

    劍嘯龍吟,周遭溫度飆升,顧玙終于取出赤陽劍,猶如一輪烈日普照洞庭——卻是不想浪費時間,直接斬殺。

    “小子,能活捉最好活捉,死蛟就沒什么大用了?!?br />
    吳山的聲音透過雨幕,輕輕悠悠的傳來。

    嗯?

    顧玙動作一頓,還是選擇相信,隨即又冷哼:“想逃?”

    嗖嗖!

    那二蛟已不在原地,見敵人不好惹,索性向別處奔竄。利用自身天賦,近乎與水氣融為一體,透明般的波動連連,在大湖中肆意遨游。

    他緊跟其后,在上方數丈追逐,將將保持同步。

    “嘩嘩嘩!”

    大雨還在下著,不斷敲打著湖面,氤氳迷蒙。而在洞庭之上,一道身影如戲水青鸞,凌空虛渡,形姿萬千。

    追了好一陣,距岳陽樓越來越遠,到了陌生所在。二蛟速度極快,且有無窮水氣補充,不歇不乏。

    “……”

    顧玙抬眼望去,一片浩淼迷離,廣闊無限,唯獨在南面有條小支流的匯入口,兩側高山斷崖,水面較窄。

    有了!

    他看著那窄口,忽記起一件東西,剛好可以用到,遂抽出赤陽劍,刷的劈出一擊。

    轟!

    劍氣斬在二蛟身側,響聲如雷,蛟龍急忙偏轉方向,改向東面逃去。

    他繼續在上方跟隨,快到匯流口時,便摸出一塊泥巴樣的物件——正是從閭山得來的黃泥印。

    顧玙往前一擲,泥巴跌落水中。

    黃泥印,是根據黃神越章印演變而生,只可使用一次。這坨泥巴剛一沾水,立時黃光暴漲,顯出一方巨大的,六面刻有符印的古樸印章。

    “起!”

    顧玙法力催動,只見那印章迅速化開,向上下左右瘋狂延伸,很快凝結成一面厚厚的土黃色膠墻,高達數十丈,輕松堵住了匯流口。

    砰!

    幾乎在膠墻形成的瞬間,底下就傳來猛烈的撞擊聲,二蛟躲閃不及,沖勢一緩。

    就這么幾秒鐘的功夫,已然足夠!

    “去!”

    金光自袖中飛出,化作一道由無數符箓編織成的奇異繩索。這繩索似有靈性,自動鉆入水中,無限伸長,將一條幼蛟捆了個結實。

    “哞!”

    幼蛟瘋狂掙扎,跟著身子一輕,顧玙一拽那頭,就像釣龍一般,“起!”

    嘩啦!

    這條七丈長的蛟龍,首在前尾在后,直直躍出水面,猶如凌空飛騰,沖霄奔月。

    縛龍索,乃閭山一脈專為擒蛟鎖龍煉制,天生克制這些靈物。那幼蛟掙扎無果,喉嚨處又是一陣鼓動,還想故技重施,噴吐涎液污穢法寶。

    “哼!”

    顧玙神氣兩生,神識從玄竅飛出,虛空凝成一劍,往其腦中刺去。

    “哞!”

    幼蛟初生,神魂本就薄弱,這一下被刺中,更是瘋狂抖動,痛苦抽搐,緊跟著身軀僵直,瞳眸渙散。

    “我知你曉通靈性,能長能短,若不想殞命,就乖乖聽話!”

    “……”

    幼蛟與其目光相對,堅持了片刻,終究轉換成驚恐、臣服。它身子一縮,化作一條尺長小蛇,鱗甲如墨,背部藍紋,額上仍有一塊肉瘤。

    這番動作貌似漫長,實則只在數息之間,另一條趁此機會,吐出涎液,噗的噴到膠墻之上。

    滋啦啦!

    土黃色的厚墻頓時溶出一個大洞,幼蛟穿墻而過。

    顧玙看著被捆住的小蛇,略顯猶豫,因為縛龍索只能捉住一條,如果用別的方法,恐怕制服不了。

    罷了!

    他收起縛龍索,再度召出赤陽劍,劍焰奔涌,金光萬丈。

    原本淫雨霏霏,陰沉晦暗的洞庭湖上,在這一瞬間烏云頓散,陽光普照……那輪烈日又緩緩升起。

    他近乎用足了全身法力,沖著湖底狠狠斬下。

    轟!

    (晚上冇了……)
pt电子游戏押注方法 西安沐足技师招聘信息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 闪烁之光神明召唤腾讯 cp9传奇电子跳高高 分分彩开奖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手游棋牌app 快乐扑克牌3走势图 职业赌徒的成功例子 新浪股票首页 长春酒店按摩女 怎么玩快三才能赚钱 naliyou黑龙江时时 极速龙虎 谁有山东11选5微信群